您当前的位置: 首 页 > 顾氏言论 >> 法哲学
大地一狼:道与术
发布时间:2012-01-28     信息来源:顾壹心律师官方网站|http://www.gyxlawyer.com/      阅读次数:6499   
 

 

——摘自大地一狼的《当官记》

 

 

付林摇摇头,“要说智者,差得太远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现在还做不到。《老子》五十三章中‘大道甚夷,而民好径。’我还是圣人所说的‘民’,有时候不知不觉就沉醉于走捷径、弄技巧,幻想以巧取胜,以术求道。自古修道艰难,哪里有捷径可行?”

我同意,点头说道,“晤道可能是个积累过程,牛顿因个苹果掉下砸在头上而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这是知识积累到一定程度的爆发,是智慧,世界上这么多人,被苹果砸到头的也数不胜数,为什么都发现不了?可见,晤道也是个靠时间、知识、经历而日积月累由量变到质变的个过程,积累不到一定程度,所有的一切捷径都是空想。”

付林欣喜道,“就是这么个道理,世人物欲横流,很难明白这个。陆川,我发现你很有慧根,按庙里和尚的说法,你最适合皈依佛门,求证大道。”

“哈哈哈……如果人有三世,只能求菩萨早点超度了,下辈子吧。”

灵魂的交流是最愉快的,这就像男女在一起耍朋友,开始吸引人的是相互的身体,是摩擦带来的快乐,越到后面,思想交流就占据了主导位置,灵魂与灵魂的吸引这才是爱的真正意义所在,也是相爱之人的最高追求,有点像柏拉图的精神爱恋,超越了一切物质的东西,也可以超越性别的限制。

我和付林目前的交流就有这么个意思,年龄、辈分、身份、职业……等等一切不再是交流的障碍,剩下的就是两颗赤裸裸的灵魂,坦诚相对,无拘无束。

“陆川,慧根之说你还不能不信,有些人天生愚钝,刀架脖子上还洋洋自得;有些人慧根通灵,趋利避害,举重若轻。”

“这话我信,战争年代,我们有几位领导人几度与敌人近在咫尺,居然安如泰山,毫发无损,大概就是你说的慧根。”

“是啊,有慧根的人才能得到神灵冥冥之中的护佑。陆川,我发现你就是这样的人。”

我摇摇头,黯然道,“哪有什么神灵护佑,陆川生长贫穷,半辈子与苦难为伴,走上这官场之路,步步荆棘,处处陷阱……难啊。”郎燕的离去,我一度有些心灰意冷,人生不过几十年,有钱有权、有名有声又如何?千年铁门槛,最终也不过个土馒头。

“话不能这么说,我已经老朽,天天以钓鱼为乐,修身养性是完善自我,悟的是小道。你以三十岁出头而官至七品,辖百万民众,以民为公,走的是大道,责任在肩,万万不可泄气。在我生所接触的官员中,我是比较看好你的,本质、品质、灵气、修养等等都不错。你在杨柳镇主政两年多,我曾细细揣摩过你的思路,能有这样一颗为民之心的人如今已经不多了。虽然你有些手段过于功利化、损人利己,聚财如盗,但有了‘以民为本’这个思想,手段就是细枝末节,不足为凭……”

我顿时有种知己的感动,在杨柳镇,我也曾在大会、小会谈过自己的执政为民的理念,可很少有人理解,大家看到更多的是项目不断被引进来,土地、房子价格不断攀高、娱乐业越来越兴旺……真正能像付林这样看到问题实质的人几乎没有,连王文刚、黄尘中等都私下以为我是搞政绩工程,目的是直接指向换届。

“谢谢你的理解,我也不全是你说的那样伟大,民生问题和个人的政绩我是一并在考虑的,这是我跟领导学来的。”

“跟人学习也要有颗仁爱之心,看看现在的官场,急功近利、尔虞我诈、拉帮结派、狗苟蝇营、贪污腐败……处处可见,新人进来学的不是为民之道,而是为官之术。成天想的如何打到打倒别人,自己上位,上去之后,想的不是为民,而是如何为己。‘其既得之也,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人之乐,视为当然,曰:此我产业之花息也’黄宗羲说得好啊,虽然他指的是帝王,但无意中也符合现在官场中某些人的做法。”

付林两羹斑白,无风自动,言语铿锵,正气凛然,我忽然感觉背脊有涔涔冷汗沁出。

他说的这些现象不也正是我曾经干过的勾当吗?搞整王大锤、赵大富、李影寿等,哪种手段不是卑鄙下流,见不得人?用张有义甚至是违法行为——还有,古震说的那些官场法则,我不也是奉为经典吗?可是……

我试探着说道,“你说的固然有道理,但是,目前要真正干成件事完全走正步也是很困难的,上下左右风气如此,不得不为啊。”

付林点点头,感叹道,“的确是这样,这些年我在党校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还是上面总结得好,现在很多干部宗旨意识淡薄,享乐主义、功利思想大行其道,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所以,总书记提出的八荣八耻,我认为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现实价值,是重新构筑人们的道德价值观念的基石。礼义廉耻,民族之魂哪,中华民族几千年积淀下来的精华在天天被吞噬,被抛弃,被践踏,不感到痛心吗?——”他双眼远望,默默的看着对面的青山,远处悠悠的白云,沉声道,“有人曾说我是中国文化的本位主义者,甚至讥笑我腐朽、陈旧,是封建思想的卫道士,我毫不否认。并不是我不能理解和欣赏其它的文化,事物常常是各有千秋,都有其存在价值和意义的。但是,我对中国文化的推崇,实在是源于他的博大精深,源于他的深邃的内涵和丰富的底蕴。我们中国人,传统上是注重内在的神,而轻视外在的形的文化。古人先贤,对于许多事物的理解,都达到了彻底穷源的程度,可以说是把握了根本。”

我在党校学习期间,曾经也有同学的确这样私下议论过,大家佩服付林的学识,也欣赏他的人品,唯看不惯的就是他满口的正统言教,带着丝腐朽气的仁礼道德观,现在看来,我们曲解了,他不是不认同西方的一些思想,而是根本出于对本民族文化的深刻理解和研究,发现了我们这般人无法理解的人间至高至大的真理,这真理就藏在我们这些70后、80后、90后快要遗忘了的民族文化里。

“贯穿中国文化的是个‘道’字,整个文化的各个层面都是在围绕这个‘道’来开展和演绎,上到治理天下,下至婚丧嫁娶、起居风俗,无不体现人们对‘道’的尊重。老子的《道德经》,洋洋洒洒五千言,就是反复地论述了这个‘道’到底是什么。孔子也这样阐明了自己的志行,‘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可见,儒家修炼的核心还是这个‘道’。佛家所说的‘法’,也就相当于这个‘道’,因此,修好了的高僧也被叫做‘得道’或‘有道高僧’。古人认为,这个‘道’,控制着万物一切的变化运作,人要想有所作为,就必须顺应天道。现在,在商界、经济研究领域,企业家、经济学家、包括些所谓的半官半商的红顶商人,都喜欢研究‘道’、说‘道’、盘‘道’,以道御术,这是他们的最高也是最终目的。一般人认为,中国文化的特点是偏重于‘道’,西方文化的特点是重视‘术’。术是什么?术是手段,谋略,心计,智能。东西方文化是有很大的差距,但也不是绝对的。 ‘天人合一’这个环境保护的基本原理,最早是中国提出来的。

‘有无相生’这个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相互作用的原理,也是中国率先提出来的,只是这些理论思想不曾像西方那样,直接运用于现代企业的管理,或者现代日益发达的商业活动。‘天人合一’、‘有无相生’其实就是道与术关系,我们现在要把中西方文化结合起来,其中很重要的思维方法就是‘以道御术’。‘以道御术’根本上就是基本原理和具体操作的统一,不变的规律和万变的应用的统一,内在和外在的统一,根干和枝叶的统一。”

很深奥的释道解儒的理论经他这样解释,浅显易懂,而且变成了经世之术,我大感痛快,以前接触这些东西的时候,光看这些字眼,便觉头昏脑胀,现在感觉清晰异常。

什么是道,什么是术,道与术在官场孰轻孰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古往今来没有个定数,目前的官场重邪术,正经的为官之术很少运用。我比较欣赏明朝的徐阶,官术运用存乎心,正邪全在于心。……

付林这时候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思想里,侃侃而谈,“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还讲个‘术’的概念。比如,‘方术’、 ‘术数’、‘技术’这些东西,也就相当于现代社会的‘自然科学’。在中国古代,术数类的科技非常发达的,曾经是遥遥领先于世界,著名的四大发明,就是个很好的例证。当然还不止这些,中国古代几乎在各个技术领域都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比如,医学、农学、天文、建筑、铸造、纺织、印刷、工艺制作、食品以及文学、艺术、教育、政府制度,甚至包括军事。中国在几千年前就对军事的理论和作战的技法有很透彻的研究。一部《孙子兵法》,其实已经将作战的原则给以了相当全面的论述,几千年后的今天也仍然经久不衰,不见出其右者。但是,技‘术’的发达,并不是真正的高明,中国文化的真正高明之处在于,它不仅仅是知其然,还知其所以然,在于它是‘重道轻术’,由内而外。有点像金大侠小说里的武功修炼,先练内功,有了高深的内力,外在的竞技技巧可以无师自通,挥之而来。对于‘术’的东西,中国的正统文化一直是轻视的,尊重的是道学德士。技术类的东西,常被蔑指为是‘奇技’。老子更是直截了当的主张‘绝巧弃利’。科举选拔人才考的也是诗文政论,要的是饱读经书,博古遁今,品德出众的人才。比如四大发明的创造者,在中国历史中,并非是倍受推崇、飞黄腾达的人物。相反,人类现代的名人多是精通于某技术的人,比如,演艺界的明星,体育界的运动员。当然,不是说‘术数’类的发展在古代历史上就完全被忽视,只是说,相对于‘道学’而言,是较轻的。”

我疑问道,“既然中国的文化热衷于道学,应该说我们基础理论研究就应该执世界牛耳,但现在的情况是西方不管在理论研究或是技术创新都大大领先于我们,文化也好、经济也好,世界的重心都在欧美,我们现在反而要搞改革开放,文化、技术、设备都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引进、消化、吸收,大至飞机,小到枚鱼钩。”

他摇头说道,“造成这种状况的与道无关,相反,害了中华民族的罪魁祸首正是西方据以迅速崛起的‘术’,咱们中国的封建统治是全世界最漫长的,封建统治最大的社会主宰力量是什么?帝王,皇权,《明夷待访录》中‘凡天下之无地而得安宁者,为君也。是以其未得之也,屠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人之产业,曾不惨然,曰:我固为子孙创业也。’帝王之怒,流血千里,不光是指夺江山,还包括守江山。天下是个人的私产,百姓也是皇帝的奴才,生杀予夺全在个人的一念之间。皇帝为了保住自己的私户,使之千秋万代,绵绵不绝,把自己的权力运用到极致,滥用到极致,所以,咱们中国有了个特殊的名词‘帝王之术’,政治、经济、商业、军事……一切的一切,都是在皇帝的掌控决策之下。你想想看,世界上哪个国家、哪个民族的帝王御人之术有中国这样强大,体制这样健全?没有——皇权越强大,民间的思想就越被禁锢,创新能力被扼杀,一切不利于统治者的科技、艺术被掩埋,尤其是到了清朝,闭关锁国,腐朽没落,妄自尊大,直至被欧洲列强的坚船利炮轰开国门,方知已经落后别人几百年。这绝非中国民族文化之过,而实际要归结于封建专制之罪。”他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唉,圣人之为圣人,以道德教化影响万代千秋,但常乏于智术;帝王之为王者,因功名霸业震掠万民百姓,但输于道德教化。就以孔子创立的儒家文化而言,统治者拿来也是当愚昧人民、巩固其皇权的一种手段。圣人之言不为所用,用则断章取义,舍本求末,择圣言以行私事。圣人圣言成为‘门面’和‘招牌’。秦皇统治,刑罚泛滥,君暴吏酷,黎民罹罪,天下惶恐,百家哑然,圣言泯灭。汉唐以降,多唱圣言而行酷政,言道德而掩私行。治而极,人道沦丧;术以尽,德性不存。期间偶有圣明君主,也是晏花一现,流星过天。愈见圣之不常而王之匡九,道之微弱而术之强盛。昔老子绝望于人欲,厌弃于苛政,出关而去,杳无形迹。圣人无奈,负怨绝尘,实在可叹——”

我细细思索,他半白半文的话很有几分道理,中国在宋、明以前,尤其是唐朝,是世界的中心,称之为帝国,清王朝的腐败,列强的进入,其实是大大削弱了汉文明的传承和创造力,以至于才有后来的国穷民弱,被动挨打,清朝继承了汉文化的糟粕,把帝王之术发挥到极致,对世界方兴未艾的现代科学文明视而不见,热衷于宫廷内斗,愚昧百姓。一个老佛爷统治中国长达几十年,实在是世界权力运行史上的奇观——

现在各大电视台都还热衰于拍摄清朝皇宫戏,不能不说明些问题。

我点点头说道,“以道御术,话好理解,形象地说,就像金大侠小说里的武功,‘道’是张无忌的九阳真经,‘术’是令狐冲的独孤九剑,学了九阳真经就可以以气御剑,飞花摘叶可以伤人,武功可达大成,学了独孤九剑未必就能天下无敌,虽然剑术是天下无敌的剑术。令狐冲和向左使到西湖边与黄忠公比武,使诈叫对方不能运气,就很能说明问题。以道御术做起来非常难,现在的经济界、学术界总爱拿些新名词来胡弄老百姓,混淆视听,从中渔利。什么‘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仿佛道这东西只有少数人才能明白的.才能掌握的,我看欺世盗名才是其真正的目的。”

“是啊,知识用来明理、认识客观事物、改造自然,服务于人类的,不是拿来炫耀、甚至谋取不正当利益的。他们那种道非正道,是‘诡道’。关于道与术,《大学》里有句话,‘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这句话就道破了道与术的玄机。意思是说,要把握道,关键就是要认清什么是事物的根本,什么是事物的枝末;什么是原因,什么是原因所导致的结果。‘道’就其本质而言是‘无所不包、无所遗漏的’,它是事物宏观的、根本的规律。而‘术’类的东西主要是某种限定的狭小范围内的物理规律。通常是说我们所在的这个空间范围内的物理规律。严格的说,‘术’也是‘道’在这种具体范围内的具体体现,应该说是‘道’的一部分,但是通常它体现在物质的细节上,基本是些直接的、看得见摸得着的规律。所以,道是本,术是末;道是灵,术是体。理解了这点,就会明白其实人类社会的种种问题要想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就必须从道德层面人手,否则必然是扬沥止沸、舍本逐末。这个道理非常重要,我们古人对此有着深厚的理解,可以说是中国文化精髓的东西。在对人体、生命及宇宙的认识上,中国古老的文化智慧,已经达到了非常深邃的程度,不但耐其理论把握得透,而且能极凝炼概括地表达和运用。比如,中国古代常说的‘三才’——天、地、人,就概括了人间所做一切事业的根本因素,把握好这三条,可以说是诸事皆吉,胜券在握。再拿《孙子兵法》举例,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可见,道是第一位的,技法是被排在后面的。而天、地、人的因素也依次被考虑。现代的人虽然也知道学习《孙子兵法》,但多是注重其计谋和策略的论述,而其根本的、最重要的‘道’的思想却被忽视,可以说是舍本就末。”

他今天把鱼饵丢进河水里之后,再也没看一眼,一心和我探讨求道的问题,我甚至怀疑他钓鱼是个幌子,目的就是找我吹牛来的。

郎燕新去,需要新的精神寄托,付林适时而至,应该不是单单的巧合吧?何况这里以前没有人钓鱼,这段河道水流相对较急,不是钓鱼的好地段。

 

   
精诚专业,为您尽可能争取最大利益!我们的免费咨询热线: 0518-85625555(总部)
顾壹心律师官方网站
邮箱:gyx@tianwan.com
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朝阳东路22-2号(海晟新寓八楼,总部)
连云区阳光国际大厦B座1107室(连云分所)
东海县牛山镇利民东路6号(东海分所)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联系电话:0518-85625555(总部)
0518-82233238(连云分所)
0518-87802808(东海分所)
Copyright 2009-2019 www.tian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6034759号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