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 页 > 顾氏言论 >> 管理学
赵小鲁:大局观和使命感
发布时间:2011-01-21     信息来源:天行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sooba.cn/      阅读次数:6311   

 

 

 

----第三届全国律协监事会论坛“综述”

 

20101116 北京律协监事会监事长赵小鲁

 

各位同仁,大家下午好!

论坛筹委会安排我做总结综合发言。我感到这个任务很重。昨天晚上几乎一夜未睡,一直在仔细拜读论坛收到的59篇论文,今天一整天几乎没有一分钟错眼神、走精神,聚精会神听取大家的发言。

“第三届律师协会全国监事会论坛”有这样几个数字是令人兴奋的。第一,目前在全国省和地级市律师协会,成立监事会的,从2001年到2002年的4家,已经发展到41家,预计到今年年底,北京的朝阳、海淀、东城、西城,也将成立区律师协会和律协监事会。这样,据不完全统计,监事会的数量,已经从最早的4家发展到今年年底的45家。本届监事会论坛论文,共收到59篇,和“首届律师协会监事会论坛”的11篇论文,“第二届律师协会(全国)监事会论坛”的14篇论文相比,论文数量有了极大提高。

 从论文所涉及到的内容看,有这样几个基本特点:

第一,大家对监事会的基本原则问题已经达成共识,包括监事会的定位和作用、监事会的工作原则、监督对象、监督范围、监督形式,等等。除北京外,其它各省市的律协监事会,不仅在《章程》中单列了监事会一章,而且也都分别制定和通过了《监事会工作规则》。其中,有两家监事会的《监事会工作规则》,是由代表大会直接通过,具有行业最高权力来源。北京由于地处首都,要求监事会工作,不仅要积极,而且要十分稳妥。同时,北京律协今年正在紧张进行区律协的组建工作,明年监事会将面临行业两级监督机制,有些新的问题,还需要研究和探讨。因此,北京律协从成立以来到现在,经过十年探索,《监事会工作规则》已经大体成熟,但有些问题还需要做进一步研究,相信在本届监事会任期内,我们一定会通过《监事会工作规则》。

第二,这次论坛59篇论文,反映出来的理论探讨和思路,内容既广且深,思路生动活泼,对监事会工作的探讨,无论在深度或广度上,都达到了一个新水平。

这两天,我在详细拜读大家的论文和认真听取大家发言的基础上,一直在紧张思考一个问题,在如此琳琅满目、美不胜收的思想成果、思想火花面前,如何寻找到一个切入点,一条思想红线,把大家的思想成果像串珍珠那样串起来。在反复思考的基础上,我发现,此次大会发言一共有17位同志,大家都从全局的角度、更高的层次,来看待监事会工作。

比如,北京监事会孙为监事,认真研究加强监督实效性问题,提出了合法性监督为主,妥当性监督为辅、独立性和知情性并重、以集体监督为主,个体监督为辅,三个重要工作关系的探讨。

比如,上海邹佳荣监事,对公司的监事制度和律协监事制度,进行了更加深入的比较研究。并且广泛关注了德国、日本、台湾地区公司法的相关规定。这是在17位发言者中,两篇高度关注和援引外国和港台地区关于权力制衡机制相关规定比较研究的论文之一,体现了宽阔的国际视野。

比如,上海朱洪超监事长,不仅从探讨三大行业属性的关系,既政治性、社会性、行业性,来关注监事会工作,而且特别从曾经担任上海律协会长的经历,从会长工作的角度,考虑如何做好监事长工作。这种换位思考,对于开阔监事会工作的思路,显然具有多重视角和积极意义。朱洪超监事长特别提出,现在的理事会,实际上是议行合一,会长主要领导理事会工作,理事会下设各工作委员会,秘书处由理事会聘任。由此提出问题,在这种情况之下,监事会如何履行监督职权?这是从律师自律组织行业内部治理结构的深层次原因,来探讨监事会工作的工作特点。

比如,福建的林辉监事,谈到了律师的惩戒制度和监事会的关系,并广泛引用了美国、德国、法国律师协会和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作比较研究。

比如,吉林王新志监事长,作为一位资深监事长人士,从我国律师监事会制度建设与发展的大局,探讨监事会在两结合管理体制中如何发挥作用。

比如,江苏监事会副监事长、无锡律师协会监事会监事长,费建新律师,对监事会工作中的六大关系进行探讨,包括监事会和理事会,和司法行政机关,和代表大会,和律协党委,和秘书处之间的关系问题。

比如,深圳律协监事长张善华律师,谈了深圳律协监事会的成长历程,从强势监督到和谐监督的发展。特别提出本届监事会,非常注意以《监事会工作规则》为监督的主要依据,加强和理事会事先沟通机制,特别是“两长”沟通机制,既监事长和会长之间的直接沟通机制;并且确立了理事会在表决前,要事先征求监事会意见的制度。这些做法,平实有效,引起了大家广泛关注。

比如,天津王天举监事长,既有做天津律协会长的经历,又有做监事长的经历。在发言中,直率的提出了三个问题,监事会制度是制度化建设还是框架化建设?监事会的权力来源和行为依据是什么?如何看待监督和效率的关系?这些问题,凝聚了王天举监事长对律协整体工作的多年思考,对大家深有启发。

比如,湖北律协监事会曹亦农监事长,回顾四年监事长任期经历,坦承“酸甜苦辣、五味杂陈”,同时发表了六大感言。是我们感受到当前开展监事会工作的艰难和不易。

比如,广东郑建民总监事,提出《监事会工作规则》,应当由代表大会制定和通过,监事会不能自己给自己授权,监事长和副监事长,应当由代表大会直接选举产生。这样在权力来源上,和会长处于同一个层级,如此才能达到制约平衡的效果。

比如,南京谭臻监事长,在每次论坛发言中,都会提出一个创新思路。这次,他不仅提交了《浅谈我国律师协会治理结构的不足与完善》的论文,而且特别提出,监督的职能是在议决行监四大机制之间形成平衡。以平衡的理念,看待监事会工作。他特别强调,我们每一位从事监事会工作的同仁,要有共同担当历史赋予我们一份沉甸甸历史责任的使命感。

特别给大家深刻印象的,是两位会长的发言。大连律协会长张耀东律师,提出了大连监事会文化问题,这是第一次从监事会文化这个角度,来探讨监事会工作。同时,我们对于大连文柳山监事长不幸病逝,表示了沉痛的哀悼。重庆律师协会孙发荣会长,带了一支包括行政管理机关和律师协会各部门成员组成的代表团,莅临我们的会议。孙发荣会长在发言中,非常强调从“自律和他律”的关系,来看待监事会工作的重要性。提出来掌握权力的决策者,不能仅仅依靠“自律”来约束自己,更要靠“他律”来完成对自身的约束。并且提出,应当从各地监事会的全局,对监事会的名称和基本制度,做一个统一。例如,是否统一监事长的称谓,是否可以统一考虑设立副监事长,以及任期能否统一,等等,都提出了非常好的建议。

非常值得欣慰的是,这次发言,有相当一部分监事,年纪较轻、思路敏捷、视野开阔,无论在即席发言,还是在提交的论文中,都表现出非常强的理论修养、大局观和责任感。江苏的闵建军监事,江苏的黄冰非监事委员,苏州的刘宏伟监事,都分别从财务监督权的深化与完善,非监事委员的制度创新,以及从律师行业治理结构的创新与完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深圳的张成监事,专门撰写论文,并做重点发言,强调对会长、理事、监事的“承诺监督”。大连纳建宏监事,对律协自律结构作了深入思考。从全国律师行业的宏观角度,强调律师行业实现自我管理,民主管理的重要性,提出,国家要民主发展,科学发展,我们律师行业应该如何发展的问题。

各位同仁,尽管今天大会发言非常踊跃,最后留给我发言的时间很短,但是,我还认为有必要,粗略的回顾一下17位同仁,和三位即席发言的同仁,在极短的时间内,给予我的深刻印象。这些回顾,是粗糙的、大略的、不完整的,但是由此,我找到了一条思想主线,就是我们本届律协各位监事和监事长,在发言中,都明显扩大了视野,明显强调自己的责任感。由此,我的综述发言,就找到了一条思想红线,这就是,“大局观和使命感”。

 

一、监事会制度出现十年,呼唤我们的大局观和使命感。

2001年,北京首家成立监事会,延续到2002年上海、内蒙、深圳和北京,共四家监事会的诞生,到200711月,北京召开了“首届律师协会监事会论坛”,到200911月,深圳召开了“第二届律师协会(全国)监事会论坛”,到201011月,江苏无锡召开“第三届律师协会全国监事会论坛”,标志着监事会制度,经过十年探索和改革创新,已经“从个别向局部”,发展到“从局部向全局”的新阶段。监事会制度,已经不再是一棵稚嫩的幼苗,而是茁壮成长为一株小树,并且处于“从局部向全局发展”的关键时期。

我个人认为,任何一个事物的发展,任何一个事物的改革,都是从个别到一般,从局部到全局。当新生事物处于个别和局部的时候,通常,改革者会更注重自身的改革,但是当改革发展到一定阶段,向全局扩展的时候,单靠改革者自身的改革,就不足以担当大任,而必须处理好与局部改革相关的外部的各种关系。所以,监事会改革从局部到全局,当前要特别稳妥处理各个局部之间的关系,处理局部与全局之间的关系。就像我们律师行业的改革,开始是行业内部改革,但律师行业的改革发展到一定阶段,就有赖于整个司法大环境的改革。如果律师制度的改革和公检法整个司法制度的改革,不衔接不配套,律师制度的深化改革就会举步维艰。监事会制度,现在也发展到了一个从局部到全局的关键时刻,我们要特别强调大局意识,要有大局观,要逐渐学会从宏观视角,看待我们的监事会工作。从行业整体布局,寻求监事会的定位。从行业动态发展,看待监事会工作在不同阶段的不同特点。

此外,从局部向全局发展的关键时期,我们会遇到很多新困难、新问题,有些困难也许非常复杂,这就要求我们要有责任感,有使命感。只有责任感和使命感,我们才能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克服在监事会工作中遇到的各种困难。

 

二、树立大局观,要处理好几个方面的关系。

第一个关系,国际国内两个大局的关系。中国入世以后,已经不可能再封闭自己,而国际政治斗争,也不可避免的对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对社会主义政治体制改革,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发展,产生各种积极的、消极的影响。中国律师行业,是和我国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紧密联系的社会中介组织。律师行业的民主制度改革,和我国社会主义民主制度改革,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既受中国社会主义民主制度改革发展不同阶段,各种因素的影响,同时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制度改革大河中的一滴水。所以,我们考虑律师行业民主自律主要改革内容的监事会制度改革,一定不要忘记国际国内两个大局的情况。

在论坛召开期间,一些同仁跟我聊天,交流,都提出来,监事会制度经过十年改革,是不是有可能以这次论坛为标志,向全国推开,并且争取在较短的时间内,在司法部和全国律协的大力支持下,通过律师协会修改章程的机会,在制度上,最终确立监事会制度。并且进而修改《律师法》,将监事会制度写进《律师法》。对此,我和每一位同仁一样,都怀着十分迫切和渴望的心情。但是,我们确实也要看到,就我个人而言,我感觉当前国际政治斗争形势日趋复杂,西方对中国不友好势力长期遏制中国发展的国际战略日益凸显和强化。共产党作为执政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领导核心,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但是,如何寻求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发展模式和发展道路,对我们还是一个全新课题。

刚才谭臻监事长在发言中提到了十七届五中全会的政治报告。这个报告,我也经过反复研究。说实话,正如大家在论坛期间议论的,在十七届五中全会召开之前,大家急切热盼的全面启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没有在报告中放在显著位置。而我研读这个报告,字里行间,文字背后,感受到的,更是一种忧患意识。应该说,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取得世人瞩目的成就,也积累了很多深层次矛盾引发的社会问题。而国际政治斗争的复杂性,西方国家千方百计向中国传播西方的民主人权价值理念,西方的民主制度,都会对我国进行民主政治体制改革产生一定影响。这种影响,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甚至相反的一面。我们经常强调积极的一面,而比较容易忽视消极和相反的一面。我感觉,党和国家在全面启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方面,到目前为止,在错综复杂的国内环境和国际环境中,还没有找到一个最好的改革切入点。我更感受到的是,十七届五中全会所传达出的,既是一种在前进过程中克服困难的决心和勇气,也是对中国前进道路上面临诸多困难的清醒分析和忧患意识。

在这样一个大环境大背景下,作为中国社会主义民主制度一部分的中国律师民主自律改革的监事会制度,也许还不能,虽然我们热切希望,马上从局部推广到全局。尽管今后,我预料有更多的省、市律协在换届的时候,会陆续出现更多的监事会,监事会制度,将坚定不移的不断拓展。但是,要在全国律师行业正式确立监事会制度,要在《律师法》中写进监事会制度,也许还会有一个过程,甚至是比较漫长的过程。所以,我认为,树立大局观,就要把律师行业民主自律的监事会制度改革,首先放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现阶段,国际国内两个大局,各种因素的综合考虑之下,来看待我们的工作。避免急躁盲目乐观和忽视困难的情绪。

第二个关系,是律师行业发展的不同阶段,与监事会制度建立与完善的关系。监事会制度的重要生命力,如我在一些文章中所反复阐述,根本来源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党的十七大提出的,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建立议决行监各机制之间的相互监督制约和相互配合的民主机制,就是我们的政策来源和重要指导思想。监事会制度的生命力,也来源于律师行业在两结合管理体制中,从行业自律管理来看,一定要坚持“民主自律”的发展方向,而民主是以自律为前提,民主发展程度,以自律成熟程度为前提。在律师行业自律管理的不同阶段和不同的成熟程度,决定了我们监事会制度发展的不同阶段和不同的成熟程度。

第三个关系,是行业多元化监督机制和监事会制度的关系。刚才,我综述了十几位监事长和监事提出来的一些观点,比如说,有的同仁提出,监事会需要处理六大关系,还有的同仁提出,监事会制度要在两结合管理体制中寻求定位和发挥作用,都是讲的多元化监督机制和监事会制度的关系问题。民主自律机制,是一个多元化民主监督机制,监事会制度是其中重要的一环,但不是民主监督机制的全部。监事会制度要稳妥处理,和司法行政机关、律协党委、理事会、秘书处、律师代表、代表大会,和广大律师之间的关系。在律师行业民主自律发展的不同阶段,准确寻求自己的定位、积极稳妥发挥自己的作用。

第四个关系,监事会要处理好和两个老板的关系。我一再强调,监事会有两个老板,一个老板是广大律师和律师代表。他们强烈呼吁并且要求监事会对理事会、会长、副会长、理事等决策机构成员,实施强有力的监督。在历届代表大会换届选举中,监事会成员获得的选票最高,这一事实就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监事会的另外一个老板,是司法行政管理机关。司法行政机关,是律师体制改革的设计师、指导者和推动者,司法行政机关的改革思路,对监事会制度的建立完善和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关系。我个人体会,在当前,监事会和司法行政机关,一定要在以下两个重要问题上进行沟通和交流,逐步达到共识。这两个主要问题思想一致了,可能对于司法行政机关更加理解监事会制度,主动支持监事会制度,积极推动监事会制度的建立完善,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第一个问题,就是民主和效率的关系。民主和效率是一对矛盾。但是,我们在强调效率的时候,往往忽视民主,而在强调民主的时候,又认为它必然影响效率,这种观点,只是从一个方面,或者机械的、片面的理解民主和效率的关系。现在,经过监事会制度十年的实践、感悟和总结,我有一个更切身的体会,就是,民主和效率既有对立的一面,也有统一的一面,在更高层次上,二者是统一的,不是对立的。比如,一方面,如果我们仅仅强调效率,失去了对决策权力的监督,一旦决策的方向走偏,就会给律师行业的发展,造成重大的,甚至往往是不可挽回的损失。这个时候的效率,就是虚假的效率,盲目的效率,不是真正的效率。另一方面,如果过分强调民主,完全不顾及效率,这个民主也失去了自身的目的,而扭曲变形。我们的民主,一定是保证效率的民主,我们的效率,一定是在民主基础上的效率。具体到律师行业来说,发挥监事会的作用,同时又要保证理事会的工作效率,并且在二者之间寻求到一个和谐的度,一个最佳的结合点,这就是民主和效率的关系问题。在这一点达成共识,就会知道,监事会制度对于提高律师协会的工作效率,是完全不可或缺的。

第二个问题,司法行政的宏观监督和监事会的自律监督,二者相互影响、相辅相成、不可或缺、不可偏废。我们往往容易认为,有司法行政机关宏观的行政监督,甚至以行政手段进行微观监督,就可以达到有效监督。因此,监事会制度不但没有成立的必要,甚至可能有碍手碍脚之嫌。其实,从首届、第二届、第三届论坛,大家的深入研讨来看,越来越多的同仁意识到,司法行政机关宏观的行政监督,和律师行业内部的自律监督,二者是不可偏废的,不可或缺的,也是相互不可替代的。十七大以来,党和国家指导律师工作的一个基本思路,就是“规范与发展”。在当前,在非常强调律师行业加强管理的时候,我们同样也要理解,加强管理,既要加强司法行政机关的宏观监督管理,也要加强律师协会内部的自律管理,特别是要完善律师协会的内部治理结构,建立完善监事会制度。建立完善监事会制度,是加强律师协会自律管理重要的、不可或缺的一个关键环节,是加强对律师行业管理的一个关键环节。

我相信,如果我们不断加强和司法行政机关的沟通,在两结合深化管理过程中,对于“民主和效率”、“行政监督和自律监督”的相互关系,有了辩证认识,达成共识,我们就会更加深刻的认识到监事会制度非常重要的意义,就会更容易取得司法行政机关对监事会制度的理解、支持、指导和推动。

第五个关系,局部发展方向和全局发展方向相一致的关系问题。在监事会制度从局部向全局发展的关键时期,我们应当要求局部工作服从全局工作。局部发展方向要和全局发展方向保持一致。律师行业的发展方向,在政治、经济、文化、法律、社会诸种属性中,政治属性是第一位的,律师行业的发展方向,政治方向也是第一位的。所以,在三届监事会论坛的发言中,我都反复强调,高调提出,律师行业的民主自律改革,一定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框架下,在律师行业两结合管理体制中,探索行业自律的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的相互监督制约关系,相互监督配合关系。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如果我们的律师行业民主自律改革能够取得成功,则会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改革,探寻在共产党统一领导下,实现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制约监督、制约配合的新型民主制度,也许能够提供一点新鲜经验。如此,我们律师行业监事会制度改革的意义,就会远远超过律师行业民主自律自身,而具有全新的社会意义。由此,我愿意再次强调,律师行业的监事会制度改革,要坚定不移的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定不移的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局服务,坚定不移的坚持两结合管理体制,坚定不移的坚持服从律师行业整体发展布局。

第六个关系,各省市律协监事会“全国一盘棋”的总体战略思想。在首届监事会论坛中,我第一次提出来,最近几年,“全国一盘棋”的观点。最近几年,已经取得了越来越多同仁的共识。从我们北京律协监事会十年探索的过程来看,监事会制度发展到一定程度,如果没有兄弟省市的支持帮助,自身的发展,就会受到限制,自身的眼界,就会受到限制。因此,当我们律师行业的监事会制度,处于“从局部到全局发展”的关键时期,每个省市律协监事会的发展,都不再是个别的事情。我们每一个省市律协监事会,都有义务有责任,支持其它兄弟省市律协的监事会工作,形成全国律协监事会的一盘棋思想。在监事会发展的最初阶段,同行们过誉的北京模式、上海模式、内蒙模式、深圳模式,曾经对监事会工作的不断发展,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随之,其他兄弟省市的好经验,好做法,包括福建、江苏、大连,以及其它很多省市律协监事会的好经验,好做法,反过来,对我们北京律协监事会,也起到了重要的指导帮助和推动作用。

 

三、要树立使命感。

刚才我讲到,律师行业从局部到全局发展,我们将会遇到更多的全新的问题和困难。我们只有树立使命感,才能够坚韧不拔的克服困难、承担责任、完成使命。使命感,首先来源于对监事会制度规律性的认识,一方面,监事会制度作为民主自律的重要环节,是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发展息息相关、紧密相连。只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不断发展,中国律师行业民主自律的方向不会改变,监事会制度就必然会有强大的生命力。监事会制度也是中国律师体制改革三大重要环节中最重要的环节之一。这就是合伙式律师事务所改革,两结合管理体制改革和律师行业监事会制度的改革。我们有幸能够亲身参与律师行业监事会制度的改革,是个人事业的幸运,是个人事业的机遇。当我们把自己的命运、事业和律师行业民主自律制度改革的历史机遇,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能够实现自我价值追求,就能够实现生命价值的升华,就能够实现自己的抱负和理想。

我们要充分意识到,完成律师行业监事会制度改革的社会重任,已经历史的落到我们在座每一位同仁的肩上。我们要以历史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勇于担当社会责任和历史责任!

 

四、以“承继与创新”为中心任务,坚定不移地为在全国律师行业积极稳妥建立完善监事会制度而努力奋斗。

我们讲到从局部到全局的关键发展阶段,当前应当把“承继与创新”作为中心任务。这两年,由于任期和年龄的原因,过去从事监事会制度改革工作的老同志,将不可避免的逐渐退出监事会工作平台。一批更有朝气,更有活力,更有创造力的后来者,将会成为接力者。所以,我自己提交论坛的论文,题目就是《传承与创新的历史使命》。例如,洪超监事长、天举监事长,和我本人,都曾长期在律师协会工作,担任过理事会的领导工作,也做过监事会的领导工作。但是,我们很快就会退出这一舞台。像北京第一届监事会的监事长王以岭律师、内蒙律协的监事长王明志律师、上海律协的监事长王国忠律师、深圳律协的监事长王和平律师,他们都曾经为我国律师行业的监事会制度做出了非常卓越的,突出的贡献,并且已经退出了监事会的工作平台。我们在最近一两年,也都要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我们面临的最后一站,就是要把这个接力棒传递好。我们非常欣慰的是,这次参加监事会论坛的各地监事,以及我们现在全国的接近四百名监事,有相当一批同仁的年纪相对较轻、事业心非常强、眼光敏锐,思路开阔,他们必将能够更好的接过监事会的旗帜,接过我们手中的接力棒,在总结十年经验的基础之上,在更高的起点,最终完成我们为之奋斗的历史使命。

我也要说,要坚定不移地为在全国律师行业积极稳妥建立完善监事会制度而奋斗。为什么要强调“坚定不移“,就是我们还有很多困难,我们要提倡”大我“的精神状态,不计个人得失,北京监事会提出的“六种精神”,其实仍然有非常现实的意义。我们要紧紧抓住“承继与创新”,“先行者要传好第一棒,后继者要接好第二棒”。“承继与创新”问题,我在自己提交的论文中已作详细阐述。在此不再赘述。

最后,由于时间关系,我简单的说,有十六个字,是我们每一位从事监事会工作的同仁,应当牢记和自勉的,这就是:“任重道远、坚忍不拔、不骄不躁、脚踏实地”。第一个十年,我们基本确立了监事会制度的基本原则,越来越多的同仁对监事会制度取得了共识。三届监事会论坛,为在全国律师行业推广监事会制度,做了初步的,组织上、思想上、理论上的准备;我们今后,至少还要用三到五年的时间,或者我们把困难想得再多一点,我们用第二个十年,最终完成中国律师行业监事会制度的建立与完善。

最后,我代表北京律师协会监事会全体成员,也请允许我代表全体论坛代表,对江苏省律师协会监事会和顾一心监事长、无锡市律协监事会和费建新监事长,对各位同仁的辛苦努力和卓越贡献,表示感谢!

谢谢大家!

   
精诚专业,为您尽可能争取最大利益!我们的免费咨询热线: 0518-85625555(总部)
顾壹心律师官方网站
邮箱:gyx@tianwan.com
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朝阳东路22-2号(海晟新寓八楼,总部)
连云区阳光国际大厦B座1107室(连云分所)
东海县牛山镇利民东路6号(东海分所)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联系电话:0518-85625555(总部)
0518-82233238(连云分所)
0518-87802808(东海分所)
Copyright 2009-2019 www.tian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6034759号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