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 页 > 顾氏言论 >> 刑法学
两罪不能同侦、 同真
发布时间:2010-04-03     信息来源:天行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sooba.cn/      阅读次数:6133   

 

  

——孟某某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案

 

被告人:孟某某,男,1970104日生,汉族,东海县人,大学本科文化,中共党员,时任东海县平明镇计划生育助理。

辩护人:顾壹心,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律师。

 

20011022日,东海县人民检察院以东检刑诉字【2001】第329号起诉书指控:20012月,东海县平明镇组织人员对本镇未交计划生育超生罚款的人员进行清理,被告人孟某某任该镇河南片组长,22814时许,在被告人孟某某的安排下,小街村未交罚款的超生户邱某某被带到渔林村村部“人口学校”房内看管,3214时许,邱某某丈夫王某持小街村支部出具的罚款已交证明,找正在小街村的孟某某要求放人,因孟某某不同意并将证明撕毁,王某便与孟某某发生争执,并朝孟某某右眼部捣了一拳(经法医鉴定属轻微伤),王某被人拉走离开村部。随后孟某某从小街村返回渔林村,指使他人把邱某某从“人口学校”房内带到另一房间内,孟某某对邱某某殴打,并指使他人殴打邱某某,孟某某将邱某某尾骨踢骨折,经法医鉴定属轻伤。该院认为,被告人孟某某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非法拘禁他人,并殴打致轻伤,造成很坏影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8条第14款,构成非法拘禁罪。

同年1210日,东海县人民检察院提出补充起诉书,称:20013214时许,被告人孟某某与王某因是否释放被看管的王某妻子邱某某发生争执,孟某某被王某殴打后,从平明镇小街村返回看管超生户的渔林村,指使他人把邱某某从“人口学校”房内带到另一房间内进行殴打,孟某某将邱某某尾骨踢骨折,经法医鉴定属轻伤。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4条第1款、第69条,构成故意伤害罪,应数罪并罚。

同年119日,受害人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状,诉请东海县人民法院:1、依法追究孟某某刑事责任,一定要判实刑;2、赔偿原告人医疗费、误工费、营养费、法医鉴定费等共144367.00元;3、由被告承担一切诉讼费用。

 

20011018日,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接受孟某某的委托,指派顾壹心律师担任孟某某的刑事辩护人和民事代理人。同年1114日和次年24日,东海县人民法院先后两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顾壹心律师认为孟某某无罪,既不应承担刑事责任,也不应承担民事责任,理由是:

一、 关于非法拘禁罪

非法拘禁罪是故意犯罪,只有明知他人被非法拘禁而拘禁之的行为才构成非法拘禁罪。在本案中,假设邱某某确实被非法拘禁了,那么要孟某某对此承担责任的前提是,孟某某必须有亲自或指使他人非法拘禁邱某某的行为。假如孟某某知道邱某某被带至渔林村,孟某某未必构成非法拘禁罪;假如孟某某不知道邱某某被带至渔林村,那么孟某某就绝对不构成非法拘禁罪。因此,孟某某是否知道邱某某被带至渔林村是本案的关键情节之一。我们知道,按名单带人,是“计生办”下乡带人时,孟某某的要求。既是这样,名单上是否有邱某某的名字又成了孟某某是否知情的关键。有两份名单,一份是由平明镇分管计划生育的人武部长王新民控制的,另一份是由孟某某交给卞华清保管的。卞华清的名单现已由辩方递交法庭,上面既无邱某某,也无邱夫王某。王新民的名单现已被公诉机关搜走,公诉人只需将此名单递交法庭,即可使真相大白。可是公诉人拒不提供,却让若干证人出证,通过逻辑推理的办法来论证名单上包括邱某某,这不是很奇怪的事吗?然而,公诉人所提供的所有证人,除了利害关系人许连山称名单上有王某外,没有任何一个人见过名单上有王某或邱某某。那么许连山为什么要如此说呢?原来带邱某某是许连山临时作出的决定,如果名单上没有,许就应对此负责。没有证据证明名单上有邱某某,那么就应当推定名单上没有邱某某。当许连山等人将名单上没有的邱某某带至渔林村后,没有人说许连山等人曾向孟某某汇报过他们带了一个名叫邱某某的人,那么就应当推定孟某某不知道有邱某某这个人。既然孟某某不知道渔林村留了一个叫邱某某的人,那么又怎能让孟某某对“非法拘禁”邱某某承担责任呢?

二、 关于故意伤害罪

(一)两罪不能一侦

根据五部、院、委《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条的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非法拘禁罪的侦查由检察机关管辖,故意伤害罪的侦查由公安机关管辖;该条还特别强调,“任何不符合刑事诉讼法关于案件管辖之规定的文件一律无效”。该规定第6条进一步指出:“人民检察院侦查贪污贿赂案件涉及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应当将属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如果主罪属于人民检察院管辖,由人民检察院为主侦查,公安机关予以配合”。请问,公诉机关将“伤害罪”移送公安机关了吗?让公安机关协助侦查了吗?显然没有,因此本案的侦查程序非法。公诉人说她是在发现漏罪时才追诉的,可是未经公安机关侦查的本属公安机关管辖的案件,公诉机关有权直接追诉吗?当然不能。公诉机关不起诉,法院也不能就公诉案件直接判决公民有罪。这就是分工,就是权力制衡。公诉机关的做法不仅违法,而且也违宪。

(二)两罪不能同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8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234条、第232条的规定定罪处罚”。此规定表明,非法拘禁他人而未使用暴力致人伤残的,以非法拘禁罪论处;非法拘禁他人并使用暴力致人伤残的,以故意伤害罪论处。这是一罪的观点,而不是两罪的观点。也就是说,公诉人要么认定孟某某构成非法拘禁罪,要么认定孟某某构成故意伤害罪;两者不能同时存在,即不能认定孟某某既构成非法拘禁罪,又构成故意伤害罪。因此,公诉人有关两罪同真的观点是与刑法的明文规定相悖的。

(三)伤害无法被证

假如公诉人认为孟某某在非法拘禁邱某某的同时,以暴力致邱某某轻伤,从而要以故意伤害罪处罚孟某某,那么,公诉人至少要向我们证明孟某某是怎样致邱某某尾骨骨折的。本律师已举出证据证明,孟某某除了打了邱某某一记耳光之外,未再和邱某某有过接触。在所有的在场人中,除了邱某某没有一个人指认孟某某打了邱某某的致伤部位。最明确的指认,也只是何德胜说孟某某踢了邱某某的大腿,而踢大腿是不可能致人尾骨骨折的。于是,邱某某的证词就成了孤证。轻伤是自诉案件,假如由邱某某自诉孟某某,她自己的指认是没有任何证明意义的;我们不能因为是公诉,而减轻控方的证明责任。没有证据证明孟某某致伤了邱某某,当然也就不能追究孟某某的故意伤害罪刑事责任。

三、 关于民事责任论

假如邱某某的伤真的是孟某某造成的,那么孟某某也只是在履行职务的过程中致人于伤害。不论孟某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假如真的有损害,损害赔偿责任也应当由孟某某所代表的东海县平明镇人民政府来承担。本律师这样说的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3条规定,“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行政职权时……非法拘禁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以殴打等暴力行为或者唆使他人以殴打等暴力行为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换句话说,邱某某应当去告东海县平明镇人民政府,而不是告孟某某。如果孟某某对此真的有责任,平明镇人民政府在承担了赔偿责任之后,可依法向孟某某追索。

 

两次开庭后,东海县人民检察院两次撤回起诉。200299日,孟某某与受害人邱某某就民事部分达成和解协议,以孟某某向邱某某补偿人民币54400.00元结案。2004422日,东海县人民检察院以“孟某某犯罪情节轻微,对被害人已作经济赔偿,不需要判处刑罚”为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7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42条第2款的规定,作出了东检刑不诉【200401号不起诉决定。

 

这虽属有罪结案,但仍不失为一个成功的无罪辩护案例。有时,出于面子考虑,检察机关是愿意用这种方式结案的。对当事人而言,在判决结果具有不确定性的时候,在不追究刑事责任的前提下,与公诉机关、“被害人”达成某种妥协,也是不得以而为之。

 

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  顾壹心

 

 

   
精诚专业,为您尽可能争取最大利益!我们的免费咨询热线: 0518-85625555(总部)
顾壹心律师官方网站
邮箱:gyx@tianwan.com
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朝阳东路22-2号(海晟新寓八楼,总部)
连云区阳光国际大厦B座1107室(连云分所)
东海县牛山镇利民东路6号(东海分所)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联系电话:0518-85625555(总部)
0518-82233238(连云分所)
0518-87802808(东海分所)
Copyright 2009-2019 www.tian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6034759号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