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 页 > 顾氏言论 >> 刑法学
序:写在《无罪辩护案例选》付梓之前
发布时间:2010-04-03     信息来源:天行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sooba.cn/      阅读次数:5984   
     

顾壹心

 

 

在中国律师制度恢复30周年前夕,年逾70 的老律师蒋思学提出要编一本《连云港律师无罪辩护案例选》,我深表赞同。

刑事辩护,是一个古老的律师业务。可以这样说,在律师还没有成为律师的时代,法庭辩论,就是从刑事辩护开始的。而在刑事辩护中,尤以无罪辩护最为精彩。

通常,刑事辩护的方向有三个:轻罪、转罪和无罪;同意指控罪名,但认为被告应受到比指控更轻的刑责的辩护为轻罪辩护;同意被告构成犯罪,但应构成比指控罪名更轻的罪名的辩护为转罪辩护;不同意指控罪名且认为被告不构成犯罪的辩护为无罪辩护。刑事辩护的方法也有三种:程序辩、事实辩和法律辩;攻击控方的办案程序,根据“毒树之果”的原理,推翻控罪证据,从而使指控缺乏证据支持,称为程序辩;运用逻辑、常识、技术等手段,推翻或改变指控事实,称为事实辩;在指控事实、程序都没有问题的情况下,完全根据法律来推翻指控罪名的方法,称为法律辩。

当然上述辩护方法有时是交叉的,惟综合运用,方能达到理想效果。此外,还有一种拖延战术,当指控程序、事实和法律均无问题的时候,完全依赖刑事审判程序,拖延审判进程,为案件寻求一个有利于被告的审判时空。比如新法已经公布,但尚未实施,运用“从旧兼从轻”的法律适用原则,拖延案件的审理,把审判结果的出台拖至对被告有利的新法实施之后。这也是一种辩护技巧。

法律是一个严密的体系,但再严密的法律,也不是无懈可击的。寻找并攻克这种法律空隙,便是一名称职的律师所应追求的。律师不是当事人,但律师的职责便是,“努力在法律的空隙中为当事人寻找到一条最为有利的坦道”。任何人都不要试图通过律师来开脱罪责,但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律师来获得最接近公正的处理结果。

有人说,法律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也有人说得更直接,法律是统治阶级的统治工具。揭示法律的本质,是学者的本分,但制定和实施法律的人,如果陷于法律的工具论,将丢弃法律的信念。这种信念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公平和正义,每一个法律人,都必须崇尚这种信念,法律人看破法律的本质,尤如人之看破红尘,遁入空门;我们的一切追求,都将成为泡影,这如何是好呢?

无罪辩护,便是律师们尚未看破“红尘”的一种表征。从本书中,我们可以看到,无罪辩护,并且获得成功,那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对律师来说,这是一种机遇,一种挑战,也是一种自豪。我可以这样断言,一名律师,在一生的职业生涯中,如果没有几个无罪辩护的成功案例作点缀,就很难说他是一名功成名就的律师。如果有了成功的无罪辩护案例,并且碰巧,这些案例中的一个或者几个,受到了大众的广泛关注,那么,兄弟,你离“名律师”的称号就不远了;如果你还善于总结,技精理深,德高望重,表达无碍,那么,你或许还能成为一名“大律师”。

律师制度,是个双面刃。从总体上说,律师制度是国家整个法律体系中的一个部分;根据现时学者们对法律本质的揭示,这当然也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但是,在统治阶级的意志上升为法律的过程中,或多或少,要受到来自被统治阶级的顽强抵抗,于是就会产生妥协。因此,按照在下的观点,法律是阶级博弈的结果,是统治阶级意志和被统治阶级意志的交替反映。所以,对某个阶级来说,法律制度多为双面刃,律师制度也不例外。对统治者而言,刑事辩护,特别是无罪辩护,是其所不乐见的。因此之故,我们时常耳闻律师被抓等职业性报复事件。据权威资料反映,每年针对刑辩律师的恶性案件就多达十余起,有国家司法机关工作人员非法限制律师人身自由或任意殴打、辱骂律师,甚至将律师错误定罪判刑等情况,也有剥夺、限制律师法庭辩护权,将律师无故逐出法庭、将律师铐在法庭外、刁难调查取证等限制律师依法执业权的现象。律师这种在刑事辩护中的执业风险,决定了无罪辩护无以复加的挑战性。

德肖微茨在《最好的辩护》一书中指出:正人君子律师这一美誉也可能是建筑在那些认定有罪判刑入狱被告的生命年华上,这些委托人眼下的个人自由恐怕得作出牺牲,去建立律师自己公正刚直的声誉。你在委托这样一位正人君子律师之前,请千万好好想想,你一定要搞清楚这位律师将会利用他的名声去帮助那个被告,而不是利用那位被告去帮助律师自己创牌子。依在下所见,德氏所称之“正人君子”表现为两个极端:一种律师严守公道不偏不倚。他们往往四平八稳、小心谨慎,辩护时不动感情;不管审判的结果对委托人是多么的生命攸关,他们永远不会考虑在辩护中使用某种策略,更不会得罪政府和法院。他们其实是政治家,而不是律师。另一种律师不必要地暄染律师与政府和法院间的对立,过分地追求刚直,情绪激动,出口伤人,不注意方式方法,把矛头直指检察官和法官的人格和尊严,动不动指责检察官和法官的无知、违法,全然不考虑这种对立情绪对涉罪者命运的影响。他们其实是斗士,而不是律师。这两种律师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表现欲极强,并置委托人的利益于不顾。那种律师表现越出色,涉罪者受刑越重的例子随手可得。经验同时也告诉我们,常常激怒检察官和法官的那种斗士式的律师,往往也是最需要维权的律师。

如何在上述两端中找到平衡,在以维护委托人的利益为最高原则下,与政府和法院保持较为良好的关系,这便是我们每一个刑辩律师所要努力的。《连云港律师无罪辩护案例选》的付梓,就是这种努力的一个体现。虽然她只是一个小册子,但反映了中国最为基层的律师,在律师的传统领域中的辛劳和才智,她是满天星斗中的一颗繁星,是满园春色中的一束碎花,是满洋惊涛中的一个浪头,是满树枝丫中的一片嫩芽,是满地秋色中的一粒果实……

值得我们去珍视,去爱惜!

借蒋老律师索序之际,我通读了本书的全部文稿,深受启发,随即草就上文为序。 

 

二〇一〇年四月三十日于云台山下

  

(顾壹心:江苏省律师协会监事长,连云港市律师协会会长,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一级律师,淮海工学院客座法学教授)

 

   
上一条:      两罪不能同侦、 同真
精诚专业,为您尽可能争取最大利益!我们的免费咨询热线: 0518-85625555(总部)
顾壹心律师官方网站
邮箱:gyx@tianwan.com
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朝阳东路22-2号(海晟新寓八楼,总部)
连云区阳光国际大厦B座1107室(连云分所)
东海县牛山镇利民东路6号(东海分所)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联系电话:0518-85625555(总部)
0518-82233238(连云分所)
0518-87802808(东海分所)
Copyright 2009-2019 www.tian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6034759号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