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 页 > 顾氏案例 >> 仲裁裁决
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通分行保证合同纠纷案(仲裁裁决书)
发布时间:2011-03-09     信息来源:天行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sooba.cn/      阅读次数:8183   
 

南通仲裁委员会裁决书

 

2011)通仲裁字第15号

 

 

    人: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通分行;住所:南通市崇川区姚港路18号。

    人:周建,职务:行长。

委托代理人:石金荣,江苏平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潘军,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通分行职员。

委托代理人:施晓霞,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通分行职员。

委托代理人:姜建军,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通分行职员。

被申请人:南京瑞基钢铁有限公司;住所:南京市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金融楼01栋三层H座。

法定代表人:陈雁凌,职务: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孔祥兴,男,1970817生,汉族,住南通市崇川区学田北苑10504室。

被申请人:南京华新瑞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南京市建邺区长虹南路249号。

法定代表人:蔡向和,职务: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鲍志康,南京华新瑞实业有限公司职员。

被申请人:南通蓝海能源有限公司;住所:南通市崇川区青年中路98号。

法定代表人:薛松,职务: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吴剑,南通蓝海能源有限公司职员。

 

      由:保证合同纠纷

南通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本会”)根据申请人与三被申请人于201056订立的《协议书》第三条所规定的仲裁条款,以及申请人于201062日向本会提交的仲裁申请书,受理本案。

201062日,申请人向本会提交《保全申请书》一份,申请保全三被申请人银行存款人民币530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等额财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本会于2010617向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了《财产保全提请执行函》。

在本会仲裁规则规定的期限内,申请人选定仲裁庭由三人组成,选定杨海燕为仲裁员。被申请人南京华新瑞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新瑞公司”)选定仲裁庭由三人组成,选定王保树为首席仲裁员,刘俊海为仲裁员;被申请人南京瑞基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基公司”)与南通蓝海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海公司”)未选定仲裁庭组成方式及仲裁员。鉴于三被申请人未能共同选定仲裁庭组成方式及仲裁员,本会主任遂根据本会仲裁规则的规定,指定顾一心为首席仲裁员、孙效敏为仲裁员,并确定由顾一心、杨海燕、孙效敏三人组成仲裁庭,审理本案。

仲裁庭审阅了申请人提交的仲裁申请书和各方当事人各自提交的有关证据材料。三被申请人未在本会仲裁规则规定的期限内提交答辩书。仲裁庭于201086开庭审理了本案。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石金荣、潘军、施晓霞、姜建军,被申请人瑞基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孔祥兴,被申请人华新瑞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鲍志康,被申请人蓝海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吴剑到庭参加了仲裁庭审。

仲裁庭认真听取了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和辩论,详细核查了案件事实及有关证据材料。仲裁庭曾询问双方当事人是否愿意调解,被申请人华新瑞公司表示不同意调解,故仲裁庭未主持调解。仲裁庭经评议,现对本案作出裁决。

本案案情、仲裁庭意见及裁决分述如下:

 

一、案     

 

201056,申请人与三被申请人签署《协议书》一份,约定被申请人华新瑞公司应于2010513代被申请人瑞基公司直接向申请人偿还本金4955万元及利息;若被申请人华新瑞公司未能代偿亦不免除被申请人瑞基公司的担保义务;被申请人蓝海公司为被申请人华新瑞公司的代偿义务提供了保证期间为两年的连带保证。《协议书》约定的争议解决方式为仲裁,并选定本会为仲裁机构。仲裁费用和各方聘请律师的费用由败诉方承担。至今,三被申请人均未向申请人偿还任何款项。为此,申请人向本会提起仲裁,请求裁决:1、裁决被申请人瑞基公司、华新瑞公司、蓝海公司连带偿还申请人人民币本金4955万元及其利息人民币262.456699万元(暂计算至2010520,最终应计算至实际还清款项之日);2、本案仲裁费用、保全费用及申请人为本案支付的律师费用由三被申请人承担。201116日,申请人向本会提交《撤回部分仲裁请求申请书》一份,请求撤回仲裁请求第二项中有关三被申请人承担申请人为本案支付的律师费用的仲裁请求。

申请人述称:201056,申请人与三被申请人签订《协议书》一份,约定被申请人华新瑞公司应于2010513代被申请人瑞基公司直接向申请人偿还本金4955万元及利息;若被申请人华新瑞公司未能代偿亦不免除被申请人瑞基公司的担保义务;被申请人蓝海公司为被申请人华新瑞公司的代偿义务提供了保证期间为两年的连带保证担保。时至今日,上述三被申请人均未向申请人偿还任何款项。申请人遂向本会申请仲裁。

庭审中,申请人向仲裁庭提交以下证据以支持其主张:

证据一、申请人与三被申请人于201056签署的《协议书》一份,证明申请人与三被申请人的法律关系和仲裁条款。

证据二、20091010,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制作的被谈话人为陈雁凌的《谈话笔录》一份,证明法律事实和债因。

证据三、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给华新瑞公司的(2009)通中民三初字第00290030号《协助执行通知书稿》及相应的送达回证各一份,证明瑞基公司与华新瑞公司是关联企业。

证据四、2009311,申请人与江苏海外集团海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通公司”)签订的合同编号为(50130)农银出放字(2009)第0512号《出口打包放款合同》、《中国农业银行借款凭证》各一份,证明借款期限自2009311200998,借款570万元的事实。

证据五、2009325,申请人与海通公司签订的合同编号为(50130)农银出放字(2009)第0513号《出口打包放款合同》、《中国农业银行借款凭证》各一份,证明借款期限自20093252009916,借款400万元的事实。

证据六、200948,申请人与海通公司签订的合同编号为(50130)农银出放字(2009)第0514号《出口打包放款合同》、法人贷款发放通知单、《中国农业银行借款凭证》各一份,证明借款期限自2009482009925,借款450万元的事实。

证据七、2009416,申请人与海通公司签订的合同编号为(50130)农银出放字(2009)第0516号《出口打包放款合同》、法人贷款发放通知单、《中国农业银行借款凭证》各一份,证明借款期限自200941620091015,借款530万元的事实。

证据八、2009416,申请人与海通公司签订的合同编号为(50130)农银出放字(2009)第0517号《出口打包放款合同》、《中国农业银行借款凭证》各一份,证明借款期限自200941620091012,借款55万元的事实。

证据九、200963,申请人与海通公司签订的合同编号为(50130)农银出放字(2009)第0519号《出口打包放款合同》、法人贷款发放通知单、《中国农业银行借款凭证》各一份,证明借款期限自20096320091028,借款300万元的事实。

证据十、200972,申请人与海通公司签订的合同编号为(50130)农银出放字(2009)第0521号《出口打包放款合同》、法人贷款发放通知单、《中国农业银行借款凭证》各一份,证明借款期限自20097220091116,借款450万元的事实。

证据十一、200976,申请人与海通公司签订的合同编号为(50130)农银出放字(2009)第0522号《出口打包放款合同》、法人贷款发放通知单、《中国农业银行借款凭证》各一份,证明借款期限自20097620091215,借款400万元的事实。

证据十二、2009713,申请人与海通公司签订的合同编号为No.32101200900019832的《借款合同》、法人贷款发放通知单、《中国农业银行借款凭证》各一份,证明借款期限自2009713201017日,借款500万元的事实。

证据十三、2009714,申请人与海通公司签订的合同编号为No.32101200900019957的《借款合同》、法人贷款发放通知单、《中国农业银行借款凭证》各一份,证明借款期限自20097142010112日,借款600万元的事实。

证据十四、2009715,申请人与海通公司签订的合同编号为No.32101200900020091的《借款合同》、法人贷款发放通知单、《中国农业银行借款凭证》各一份,证明借款期限自20097152010113日,借款700万元的事实。

证据十五、2008613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瑞基公司、王静、顾耀龙、陈思军签订的合同编号为No.32905200800002117的《最高额保证合同》及附表一份,证明为借款人自20086132009612最高额贷款余额7000万元提供担保事实。

证据十六、2009613,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瑞基公司、南通海创服装有限公司、陈雁凌签订的合同编号为No.32905200900003345的《最高额保证合同》一份,证明为借款人自20096132010612最高额贷款余额7000万元提供担保事实。

证据十七、申请人制作的《江苏海外集团海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欠南通农行本息明细》一份,证明利息事实。

证据十八、申请人与江苏平帆律师事务所于2010517签订的[2010]平帆商字第0006号《委托代理合同》一份,证明律师费的计费依据和数额。

证据十九、2010625,《南通市非税收入一般缴款书》一份,证明申请人向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交纳保全费5000元。

对于申请人所提交的上述证据,仲裁庭均当庭交三被申请人质证,三被申请人发表质证意见如下:

被申请人瑞基公司、蓝海公司对申请人所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

被申请人华新瑞公司对证据一,不认可,认为该《协议书》是蔡向和个人所签,未盖公司印章。

对证据二,不认可,该谈话笔录是陈雁凌的一方之词。首先,从工商登记角度看,陈雁凌没有控制61%的股份;其次,华新瑞公司欠款账面6000多万元、实际1亿元的说法是无稽之谈,如果进行审计,非但不是华新瑞公司欠瑞基公司的钱,反而是瑞基公司侵吞华新瑞公司的钱。

对证据三至十七,不清楚不发表意见。

对证据十八至十九,不持异议,予以认可。

针对申请人的主张及所述理由,被申请人瑞基公司除对律师费、保全费提出异议外,对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没有异议。被申请人蓝海公司对申请人的主张未提异议。被申请人华新瑞公司辩称:1、华新瑞公司的资产属于安置职工资产,在职工安置完毕之前,任何对外处置资产行为无效。2、蔡向和在涉案《协议书》上签字的行为纯属个人行为,其无权代表华新瑞公司对外进行债务代偿。3、申请人作为金融机构,应负有比一般商业企业更高的注意义务。4、瑞基公司对外担保未经公司董事会或股东会决议,担保应属无效,瑞基公司不应对申请人承担任何债务,华新瑞公司也因此不对申请人承担债务。5、申请人重复主张债权,本案所涉债务已无偿转让给武汉瑞通船务疏浚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瑞通公司”),申请人已对武汉瑞通公司提起诉讼并且已经进入执行程序,对土地的拍卖款强制执行。申请人一笔债务重复主张不应得到支持。请求仲裁庭依法驳回申请人的仲裁申请。

被申请人瑞基公司和蓝海公司未向仲裁庭提供证据,华新瑞公司向仲裁庭提交以下证据以支持其辩解:

证据一、2003531日,《南京华新瑞实业有限公司章程》一份,证明华新瑞公司董事会必须有三分之二以上董事出席方可举行,公司对外处置资产必须经出席董事会的董事一致通过决议方为有效。在还清内债及职工基本得到妥善安置前,公司不得以任何形式处置任何固定资产和无形资产,股东各方应该严格按照《合作协议》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操作。

证据二、《南京华新瑞实业有限公司改制方案》一份,证明华新瑞公司承接了原南京第二钢铁厂破产后职工5000多人及用于安置职工的资产。截止20024月的资产进行评估,在剥离部分资产后华新瑞公司总资产为1.9377亿元,总负债为0.6398亿元。在“三联动”改革时,经统计和测算,华新瑞公司职工备付金为1.2367亿元,资产净值为611.34万元。为了确保用于安置职工资产的安全性,在职工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股东单方没有权利将资产以抵押、担保、借款等进行处置。改制后的华新瑞公司应该在三年内解决职工内债。

证据三、《南京华新瑞实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一份,证明南京美屯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屯公司”)和管理层10人以净资产的价格受让华新瑞公司的股权,同时接收了原二钢的安置职工资产和职工,并且在该协议中约定股东单方无权将资产以担保、抵押、借款等任何形式进行处置;美屯公司承诺:及时筹措资金恢复扩大生产、在公司无利润或利润少时偿还职工内债、仅作为合作而设立的投资性公司不从事其他经营和生产;改革后华新瑞公司的董事会由7人组成,包括美屯公司委派的蔡向和等4名董事,许定文等10名管理层委派的3名董事。

证据四、《南京华新瑞实业有限公司“三联动”改革人员分流安置方案》一份,证明华新瑞“三联动”改革是安置职工包含在册职工3426人、离退休人员、60年代精简下放人员、保养人员以及职工供养的直系亲属安置费用共计仅5000人。

证据五、200249通过的《南京华新瑞公司首届二次职代会关于审议<南京华新瑞公司改制方案>的决议》一份,证明华新瑞公司工会通过《南京华新瑞公司改制方案》,并强调方案中安置职工资产的安全性条款是保障职工切身利益,维持企业稳定的重要内容,改制后的董事会、监事会和经理班子都要严格按照《方案》、《协议》的规定规范运作。

证据六、《南京化建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决议----关于同意南京华新瑞实业有限公司改制及国有股权处置的决议》一份,证明化建集团根据政府的授权,同意华新瑞进行“三联动”改革,同意从审计、评估的资产中提留12367.53万元作为安置职工的备用金。

证据七、2004722,《南京华新瑞实业有限公司“三联动”企业改革合同书》一份,证明华新瑞改制提留的用于安置职工的备用金不承担任何企业经营风险,不属于破产、清算资产,华新瑞公司必须对其安全性负责并与华新瑞工会签订担保合同。在华新瑞经营不善或其他原因解散、关闭、破产、清算时,职工备用金必须优先用于安置职工。

以上证据一至证据七,证明蔡向和无权代表华新瑞公司对外代偿债务;华新瑞公司以承债式接收了原南京第二钢铁厂破产时安置职工资产和5000多名职工;华新瑞公司的资产主要是安置职工资产,美屯公司和管理层收购的仅是华新瑞公司611.3万元的净资产,并不包含安置职工的资产。安置职工资产并不是经营性资产,在职工未被妥善安置之前,任何人均无权用华新瑞公司安置职工资产对外进行债务代偿。

证据八、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商务部、国土资源部、国家环境保护总局、海关总署、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文的发改工业[2006]1084号《关于钢铁工业控制总量淘汰落后加快结构调整的通知》一份,证明因我国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国家决定淘汰落后的钢铁生产能力。

证据九、2007428,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出具的《公布第一批关停和淘汰落后钢铁生产能力企业名单》一份,证明经国务院钢铁工业关停和淘汰落后产能工作会议部署,国家发改委与江苏省政府签署关停南京第二钢铁厂落后产能的责任书,并向社会公示。

证据十、南京市人民政府颁发的宁政发﹝200856号《市政府关于淘汰关停原南京第二钢铁厂落后产能的决定》一份,证明南京市政府根据国务院、国家发改委和江苏省政府的规定,决定关停华新瑞公司和瑞基公司接受使用的原南京第二钢铁厂钢铁生产设备的生产能力。

以上证据八至证据十证明华新瑞公司接受的二钢落后产能根据国家调整产业政策,已经被国家淘汰,合法有效。为保证国家政策落实,随二钢资产走的5000多名二钢职工,必须妥善安置。

证据十一、200644,上海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出具的(2005)沪铁中民初字第6号《民事调解书》一份,证明瑞基公司、华新瑞公司及其工商登记大股东美屯公司均系关联企业,实际控制人均为陈雁凌。

证据十二、2003516,《南京美屯贸易有限公司董事会决议》一份,证明美屯公司委派蔡向和、许军、马俊群、方锦铭为华新瑞公司董事。

证据十三、2008630,《债权转让及担保协议》、200885,武汉瑞通公司《民事起诉状》各一份。

证据十四、《还款协议》、2009622,无锡百乐薄板有限公司《民事诉状》各一份。

证据十五、《借款协议》、2009622,张丽莉《民事诉状》各一份。

证据十六、200966的《协议》、2009921,江苏瑞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起诉状》各一份。

证据十七、2009125的《还款协议》一份。

以上证据十一至十七,证明:自2008年以来,华新瑞公司实际控制人陈雁凌以及法定代表人蔡向和,多次为陈雁凌所控制企业的债务提供担保,恶意损害华新瑞公司利益,目的是为了侵占华新瑞公司的安置职工资产。蔡向和、陈雁凌的这种行为不仅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规定,也违反了最基本的公平和正义的法律原则,其恶意行为不应得到法律保护和支持。如仲裁庭认可蔡向和的越权行为,无异于鼓励法定代表人通过各种形式恶意损害公司利益,不仅损害了华新瑞公司及其5000余名职工的利益,也损害了中国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保护中小股东利益的目的也将落空。

仲裁庭当庭将上述证据交申请人、被申请人瑞基公司及蓝海公司质证。申请人发表质证意见如下:1、鉴于华新瑞公司当庭提交的所有证据均为书证复印件,因此申请人对上述所有证据的真实性均不予确认;2、鉴于华新瑞公司当庭提交的所有证据内容对于本案的争议焦点蔡向和作为华新瑞公司法定代表人有无权力代表华新瑞公司这一事实没有任何关系,因此申请人对上述所有证据的关联性和证明力均不予确认。综上,被申请人华新瑞公司当庭提交的所有证据不能证明其关于蔡向和代表华新瑞公司于2010年签订的《协议书》无效的主张。被申请人瑞基公司及蓝海公司对被申请人华新瑞公司所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

 

二、仲 裁 庭 意 见

 

(一)       蔡向和的签名后果是否应由华新瑞公司承担

被申请人华新瑞公司认为,蔡向和在涉案《协议书》上签字的行为纯属个人行为,其无权代表华新瑞公司对外进行债务代偿。且蔡向和的行为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六条有关“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章程对投资或者担保的总额及单项投资或者担保的数额有限额规定的,不得超过规定的限额。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前款规定的股东或者受前款规定的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加前款规定事项的表决。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的规定,其行为后果不应由华新瑞公司承担。

申请人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八条“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组织章程规定,代表法人行使职权的负责人,是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及第四十三条“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的规定认为,蔡向和的行为后果应由华新瑞公司承担。

仲裁庭则认为,被申请人华新瑞公司所引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与申请人引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的相关规定并不冲突,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行为存在内部效力和外部效力之分,公司内部无效的行为在外部不一定无效。本案诉争的应该是蔡向和签名行为的外部效力,而不是内部效力。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行为如果在公司内部无效,而在外部有效时,其法律后果是使公司对该法定代表人拥有追索权。如果这种行为无论在内部还是外部均有效时,公司自然就无追索权可言。再如果,这种行为在内部有效(履行了公司内部的必要程序)而在外部无效时,除非行为人对无效有过错,公司对该行为之后果是无需承担责任的;但是,行为人一旦对无效有过错,公司不仅要对行为后果负责,而且也无权向其法定代表人进行追索。在本案中,作为华新瑞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蔡向和的签名行为是职务行为,其法律后果应由华新瑞公司承担。至于蔡向和在签名时是否违背了华新瑞公司的内部约法,这是蔡向和与华新瑞公司之间的另一个法律关系;由于双方之间并无仲裁协议,故该法律关系不在本仲裁庭的裁决范围。此外,在未能加盖公司印章时,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行为究竟代表的是公司,还是其个人,取决于该法定代表人实施相关行为时所使用的名义。公司法定代表人以其个人名义所实施的行为的法律后果应由其个人承担,但是,如果该法定代表人是以公司名义实施的行为的法律后果就应由公司承担。本案中,华新瑞公司之所以承担上述款项的支付义务,是因为其欠瑞基公司7700万元(该款项有申请人证据三即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给华新瑞公司的(2009)通中民三初字第00290030号《协助执行通知书稿》及相应的送达回证为证),故蔡向和显然是以华新瑞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且以华新瑞公司的名义在本案诉争之《协议书》上签名的,因此其代表的只能是华新瑞公司。

(二)本案诉争之《协议书》是否有效

被申请人华新瑞公司认为,本案诉争之《协议书》无效,主要理由有二:一是蔡向和违背其对公司的不处置资产的义务;二是未履行公司的内部程序。申请人则认为华新瑞公司的代偿行为有效,理由是蔡向和的行为是职务行为,且本案诉争之《协议书》的内容并不违法。

在第一个结论下,仲裁庭认为,本案诉争之《协议书》是否有效取决于其内容是否违背我国法律之禁止性规定,经查,仲裁庭未发现该《协议书》中有此内容,故应当认定该《协议书》合法有效。但是,《协议书》有效并非华新瑞公司负有支付义务的充分条件。该公司是否有支付义务还将取决于它的行为性质,即是债的转移、债的加入,还是债的代偿。本案的主债务人是海通公司,瑞基公司只是海通公司的保证人。201056日,申请人与瑞基公司、华新瑞公司、蓝海公司(原表述为申请人、海通公司、瑞基公司之间的借款并保证合同已经司法处理,并已进入人民法院之执行程序。瑞基公司在执行过程中与申请人、华新瑞公司、蓝海公司达成协议)达成协议:各方“一致同意,丙方(华新瑞公司)应于2010513日前代乙方(瑞基公司)直接偿还甲方(申请人)本金4955万元及其利息168.528434万元”,“若丙方未向甲方偿付上述款项,乙方的担保义务不能免除”,蓝海公司“自愿为丙方履行本协议约定的代偿义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债的转移最主要的特征是,债务转移后,原债务人不再是债务人,新的债务人替代原债务人而成为债务人。《协议书》既然未能免除瑞基公司的担保责任,当然就不是债的转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五条有关“当事人约定由第三人向债权人履行债务的,第三人不履行债务或者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债务人应当向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的规定,在债的代偿中,约定由第三人向债权人履行债务的当事人应当是指基于发生债权债务关系的合同的当事人,即债权人和债务人,而不应包括代偿债务的第三人。因此,尽管学界对代偿债务之第三人是否应该是合同之一方存有争议,本仲裁庭的多数仲裁员仍认为,当代偿债务之第三人成为合同之一方时,该第三人就承受了对债权人的偿债义务进而也就不再是债的代偿了。在本案中,华新瑞公司已经向申请人作出了由其偿债的承诺,且在申请人(即债权人)与华新瑞公司间达成了偿债的合意,因此在瑞基公司未能脱离保证关系的前提下华新瑞公司实际上加入了申请人与瑞基公司之间的保证关系。因为债的加入,即并存的债务承担,恰恰就是指原债务人并不脱离债务关系,而第三人又加入了债务关系,与债务人共同承担债务。

本仲裁庭的多数仲裁员坚持认为,只有在债的加入和债的转移中,才需要债权人(申请人)、债务人(在本案中,当然是指保证债务人,即瑞基公司)和第三人(华新瑞公司)三方的合意。而在债的代偿中,由第三人偿债,或者是债权人与债务人的合意(尚未得到第三人的同意),或者是债务人与第三人的合意(尚未得到债权人的同意),还或者只是第三人单方面的承诺;总之,没有在债权人与第三人间形成合意,即缺少第三人偿债的合同责任,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才在其第六十五条中规定第三人不代偿债务时仍由原债务人偿债。反之,当债权人与第三人形成了由第三人偿债的合意时,该第三人就有了偿债的合同责任,不履行代偿义务,就构成对上述合同责任的违背,就应该承担继续履行等违约责任。在这种情形下,如果原债务人退出债权债务关系,那就是债的转移;如果原债务人不退出债权债务关系,那就是债的加入;在本案中,一方面有了债权人、债务人和第三人三方的合意,另一方面债务人又没有退出债权债务关系,所以就只能是债的加入。

(三)关于申请人的仲裁请求

仲裁庭认为,本案诉争的《协议书》合法有效,华新瑞公司应对其法定代表人蔡向和的签名后果负责。华新瑞公司对其有关申请人重复主张的仲裁主张未提供证据,仲裁庭不予认同。既然华新瑞公司自愿加入了申请人与瑞基公司之间的保证关系,并且已与申请人、瑞基公司形成了加入该保证关系的合意,其拒绝履行保证义务的行为就是一种不诚信的和违约的行为,不应得到支持和鼓励。蓝海公司作为华新瑞公司加入申请人与瑞基公司之间的保证关系的保证人,有义务就华新瑞公司的加入行为对申请人承担连带的保证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三被申请人应承担的连带保证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债权的费用。据此,仲裁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认定被申请人华新瑞公司、瑞基公司、蓝海公司一起为海通公司向申请人承担连带保证义务。仲裁庭对申请人要求三被申请人连带偿还申请人本金及利息的仲裁请求予以支持。有关利息的问题,申请人主张截至2010520日利息为262.456699万元,符合中国人民银行相关规定及当事人合同的约定,应予以支持。自2010521日起至仲裁庭裁决三被申请人担责之日止的利息参照前述的利息标准计算。

关于本案仲裁费用、保全费用的负担,鉴于仲裁庭支持了申请人的第一项仲裁请求,因此,本案三被申请人应连带向申请人支付仲裁费用及相关保全费。

 

三、裁     决

 

仲裁庭现裁决如下:

(一)三被申请人在本裁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就借款本金人民币49550000元及利息连带为江苏海外集团海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向申请人承担保证义务(利息的计算方法详见仲裁庭意见)。

(二)本案仲裁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19223元、案件处理费人民币65767元、保全费人民币5000元,合计人民币289990元,由三被申请人连带承担。鉴于本案仲裁费用和保全费用已由申请人预交,三被申请人应于履行本裁决第(一)项款项时将上述仲裁及保全费用人民币289990元一并给付申请人。

本裁决为终局裁决。裁决书自作出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顾一心

    员:杨海燕

    员:孙效敏

二〇一一年一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杨  静

 

 

   
精诚专业,为您尽可能争取最大利益!我们的免费咨询热线: 0518-85625555(总部)
顾壹心律师官方网站
邮箱:gyx@tianwan.com
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朝阳东路22-2号(海晟新寓八楼,总部)
连云区阳光国际大厦B座1107室(连云分所)
东海县牛山镇利民东路6号(东海分所)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联系电话:0518-85625555(总部)
0518-82233238(连云分所)
0518-87802808(东海分所)
Copyright 2009-2019 www.tian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6034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