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 页 > 顾氏案例 >> 仲裁裁决
上海和平发展起重设备厂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裁决书)
发布时间:2012-09-02     信息来源:顾壹心律师官方网站|http://www.gyxlawyer.com/      阅读次数:5567   
 

 

 

连云港仲裁委员会裁决书

2011)连仲裁字第302

 

申请人上海和平发展起重设备厂有限公司,住上海市嘉定区宝钱公路469号;

法定代表人冯国臣,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支平,上海富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何杰,北京市君都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被申请人江苏嘉宝科技制管有限公司,住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县经济开发区厦门路;

法定代表人谢家金,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屠友梅,江苏明亮律师事务所律师。

 

争诉双方买卖合同纠纷一案,连云港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本会)受理后,依法由顾一心、张文定、赵江滨组成仲裁庭,先后三次进行了不公开开庭审理,申请人委托代理人陈支平、何杰及被申请人委托代理人屠友梅共同或分别到庭参加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诉称:2007424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定一份《工业品买卖合同》(合同编号JB2007—SB027),约定由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提供起重机及电动葫芦,具体产品名称、数量、单价及金额如下:432/5吨桥式起重机,金额240万元(60万元/台);15吨单梁起重机,金额5万元;183吨电动葫芦,金额13.5万元(0.75万元/台)。以上供货产品总金额计258.5万元整。分五期支付:第一期,合同生效后30天内支付15%。第二期:详细设计审查后30天内支付15%。第三期:发货前支付30%。第四期:安装调试验收合格后30天内支付30%。第五期:余款质保期满后30天内付清。交货时间为2007710日,交(提)货方式、地点为“申请人送货至被申请人安装现场”。同时合同还约定合同解除的条件条款、违约责任条款、争议解决方式等条款。合同签订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在实际履行中就供货数量作出变更,被申请人实际只购买“32/5桥式起重机2台、5吨单梁起重机1台,合计总金额为125万元整。合同变更后,申请人积极按照变更后的合同全部履行相关义务。2007814日被申请人与案外人上海骏裕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签定《轨道和滑线安装合同》(合同编号为JB2007—AZ001),约定由案外人向被申请人提供“一期工程的起重机轨道和滑触线供货及安装”,总金额为209万元。交货时间为2007825日。同时合同还约定交货方式、地点条款,结算方式、时间及地点条款,违约责任条款,争议解决方式等条款。该份合同签定后,案外人将其在《轨道和滑线安装合同》中的权利与义务转让给申请人,同时通知并征得被申请人同意。申请人在执行该份合同过程中已依约履行全部义务。上述两份合同在实际履行过程中,货款及安装金额由467.5万元变更为334万元。但被申请人实际付款267.6万元整。尚拖欠货款计人民币66.4万元整。双方确认被申请人尚拖欠申请人于2007424日签订合同的货款63.4万元。为此,申请人要求本会:1、判令被申请人支付货款634000.00元并赔偿损失(以未付货款人民币634000.00元为基数计算自20092月起至本裁决生效时止的利息。2、裁令解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于2007424日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并要求被申请人将涉案的贰台32/5桥式起重机和壹台5吨单梁起重机返还给申请人,因返还货物所产生的相关费用(以鉴定报告为准)由被申请人承担。按5.4%年利率,暂时计算两年为人民币68,472.00元)。3、本案的仲裁费用由被申请人承担。

为支持自己的主张,申请人向仲裁庭提供了下列证据:

证据一:2007424日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合同编号为JB2007-SB027)(下称“合同一”),计1页。证明:被申请人就购买各种型号的起重机与申请人签订买卖合同,并对标的物所有权的转移作出明确约定,双方存在买卖合同法律关系。

证据二:2007814日签订的《轨道和滑线安装合同》(合同编号为JB2007-AZ001)(下称“合同二”)及《备忘录》,计2页。证明:(1)被申请人就购买一期工程的起重机轨道和滑触线供货及安装与上海骏裕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双方存在买卖合同法律关系;(2)在被申请人同意的情况下,上海骏裕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将合同的权利与义务转移给申请人。

证据三:2010414日确认的《对帐单》,计1页。证明:(1)关于合同一,在实际履行中发生了变动,被申请人实际购买232/5桥式起重机和15吨单梁起重机,合同总价由258.5万元变为125万元,被申请人还欠申请人货款66.4万元。2010414日经被申请人与申请人对帐确认合同一中被申请人拖欠货款数额为63.4万元;(2)关于合同二,被申请人已经全部支付货款209万元,该份合同已经全部履行完毕。

证据四:2011115日《致歉信》,计1页。证明:被申请人承认拖欠申请人货款,就拖欠原因作出解释并表示歉意,且承诺于近期偿还。

证据五:从赣榆工商局调取的关于动产抵押的档案目录(登记),计5页。证明:从名称、品牌、规格、型号、数量、价格等看,抵押物清单完全是依照合同一制作出来的;抵押物清单中列明有权属即“所有权或使用权”一档,说明被申请人对抵押物有的拥有所有权,有的拥有使用权。

 

被申请人辩称:欠款是事实,但是申请人要求返还涉案物请求不能成立,逾期付款的利息要据实计算。

被申请人未提供证据,对申请人所举证据的真实性也未提出异议。

 

经审理查明:2007424日,争诉双方订立《工业品买卖合同》一份,规定由申请人以258.5万元的总价将4台桥式、1台单梁起重机和18台电动葫芦出售给被申请人,并负责安装。同年814日,上海骏裕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订立《轨道和滑线安装合同》一份,规定由该公司以209万元的价格自带部件为被申请人安装起重机轨道和滑触线。2010414日,经三方一致同意,上海骏裕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在《轨道和滑线安装合同》下的权利和义务全部转让给申请人。同日,争诉双方一致确认,《工业品买卖合同》下的产品只履行桥式起重机2台、单梁起重机1台,总值为125万元;《轨道和滑线安装合同》下的权利义务已履行完毕。截止该日,被申请人尚欠《工业品买卖合同》下的货款等63.4万元;申请人在这份由双方共同签署的文件中向被申请人主张了索款权利。申请人已足额向被申请人出具了金额为334万元的增值税发票。2011117日,被申请人致函申请人,就欠款问题敦请申请人谅解,并承诺尽最大可能解决。

上述两份合同均在第7条中规定,“买受人未履行支付款义务时,标的物属于出卖人所有”;第16条中规定,“本合同在履行过程中发生的争议,……协调或调解不成的,……提交连云港仲裁委员会仲裁”。

另据查明,2010310日,被申请人在连云港市赣榆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了动产抵押登记,将包括涉案产品在内的机器设备抵押给了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赣榆支行。

在审理过程中,经申请人申请,本会委托连云港道和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涉案之起重机的现值、拆移费用进行了评估,该司在其连道和评报字(2011)第106号报告和补充报告中认定,涉案之三台起重机2011129日时的价值为人民币77.85万元,由被申请人处拆移至上海的费用为人民币15.85万元。

根据申请人的申请,由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涉案的三台起重机进行了财产保全。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申请人对涉案之三台起重机是否还拥有所有权?

一、发票的意义。申请人就已供货物已全额开出了增值税发票,被申请人认为这种开票行为,是对合同之产权保留条款的变更,表明申请人实际上已经自发票开出之日起将所供之货的产权转移给了被申请人,被申请人只存在归还欠款的义务。申请人则认为,被申请人的主张不能成立。理由一: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84条、《合同法》第133条规定,“标的物所有权自标的物交付时起转移,但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合同法》第134条还规定,“当事人可以在买卖合同中约定买受人未履行支付价款或者其他义务的,标的物的所有权属于出卖人”。因此,被申请人主张以交付标的物增值税发票来认定所有权转移,不符合同法律规定。理由二:依据合同一第7条约定“标的物所有权自交货时起转移,但买受人未履行支付款义务时,标的物属于出卖人所有”。因此,合同一第7条约定符合合同法规定,被申请人的上述主张亦不符合当事人之约定。理由三:申请人交付标的物增值税发票只意味着交税,并不意味着被申请人已经向申请人履行付款义务,完成付款应当以付款凭证为准。因此,被申请人的上述主张亦不符合一般的商业交易习惯。

仲裁庭认为,商业发票的出具是供方的附随义务,其本身不能当然地成为货物产权转移的标志。货物产权的转移,或随法定,或随约定;在本案中,出具发票既非货物产权转移的法定标志,也非货物产权转移的约定标志,故申请人的主张缺乏法理根据,本会不予支持。

二、抵押的后果。本案中合同一项下的起重机设备,被申请人将其抵押给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赣榆支行(以下简称“银行”),申请人认为该抵押行为无效。理由一,涉案标的物的所有权依约属于申请人,被申请人无权将涉案标的物进行抵押。理由二: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13条中规定,“以自己不享有所有权或者经营管理权的财产作抵押物的,应当认定抵押无效”。理由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36条有关“商业银行贷款,借款人应当提供担保。商业银行应当对保证人的偿还能力,抵押物、质物的权属和价值以及实现抵押权、质权的可行性进行严格审查”的规定,申请人从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调取的材料中并未发现银行审查抵押物权属的证明材料,因此银行对涉案标的物不适用善意取得的制度。被申请人则认为,申请人未能证明银行明知抵押物非被申请人所有,故银行是善意第三人,涉案起重机不能适用返还法则。

仲裁庭认为,对普通的第三人而言,买卖合同约束的是买卖双方,动产的权属通常以占有为标志;因此,只要不能证明第三人明知动产的归属,就可以判断他就是善意第三人。银行则不同,其是专业机构,法律加重了他的审查责任。他在取得抵押权时,法律要求他对抵押物的权属进行严格审查。审查抵押物的取得合同,并且在该取得合同订有产权保留条款时审查付款情况,是严格审查的题中应有之义。因此,仲裁庭认为银行在本案中不享有善意第三人的地位,在未经所有权人同意的前提下,涉案起重机抵押权的存在不应影响和限制其真正所有权人对所有权的行使。

三、申请的请求。根据评估,涉案起重机的现值是人民币77.85万元,拆移费用为人民币15.85万元。即是说,三台涉案起重机残值仅为62万元。由于申请人未提供验收合格的时间,仲裁庭将2010414日双方确定欠款金额之日作为被申请人应付余款的日期,并自次日起算利息,且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金融机构人民币1-2年期贷款基准利率计息。截止本裁决生效之日,利息应为人民币66044.86元;此息加上被申请人的欠款本金63.4万元,被申请人的欠款总额应为人民币700044.86元。

综上,仲裁庭认为,涉案合同合法有效,除非争诉双方另有约定,或者被申请人付清本裁决所裁定的款项,涉案之三台起重机的所有权仍属申请人所有,为维护有效合同的严肃性,仲裁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134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13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36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53条和本会《仲裁规则》第61条的规定,裁决如下:

(一)被申请人于本裁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申请人支付人民币700044.86元。

(二)本案的仲裁费用人民币14592.00元、保全费人民币4120.00 元和鉴定费1000.00元(申请人均已预交),由被申请人承担,并于给付上述款项的同时一并支付给申请人。

(三)被申请人不能在上述期限内支付上述一、二项款项时,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金融机构人民币1-2年期贷款基准利率的双倍支付延迟履行金。

(四)被申请人未能按期向申请人支付上述第一项款项时,申请人有权自费从被申请人处拆除并取回涉案之三台起重机,被申请人应为申请人的上述拆除和取回行为提供一切必要的便利条件。取回后,可从被申请人应付的上述一、二、三项款项总额中抵扣人民币62万元。

(五)被申请人无力在上述第一项规定的期限内履行金钱给付义务时,有权书面通知申请人拆除并取回涉案之三台起重机。申请人应在接到通知的20日内开始拆移,上述第三项规定的延迟履行金计算至开始拆除之日,或者该期限届满之日(以先到的日期为准)。如果由于被申请人的原因而导致案外人阻拦时,延迟履行金计算至该阻拦被解除之日。

(六)驳回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

本裁决为终局裁决,自作出之日起生效。

                

首席仲裁员:顾一心

    员:张文定

    员:赵江滨

〇一二年七月七日

    员:尹兰兵

 

   
精诚专业,为您尽可能争取最大利益!我们的免费咨询热线: 0518-85625555(总部)
顾壹心律师官方网站
邮箱:gyx@tianwan.com
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朝阳东路22-2号(海晟新寓八楼,总部)
连云区阳光国际大厦B座1107室(连云分所)
东海县牛山镇利民东路6号(东海分所)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联系电话:0518-85625555(总部)
0518-82233238(连云分所)
0518-87802808(东海分所)
Copyright 2009-2019 www.tian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6034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