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访客发贴 > 详细信息  
聂卫平的三任妻子
来源:壹心律师官方网站  时间:2012-12-03  阅读次数:8013

 

聂卫平的三任妻子:孔祥明、王静和兰莉娅

 

 

 

第一任妻子孔祥明

聂卫平的第一任妻子孔祥明,是围棋的职业八段棋手。25年前,她是赫赫有名的中国女子围棋领衔者。孔祥明是一个肯为丈夫改变自己,肯为家庭牺牲一切的“贤妻良母”。她对聂卫平在生活上的照顾,用“无微不至”来形容没有丝毫夸张。婚后的聂卫平已被孔祥明惯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丈夫。聂卫平每次出外比赛,都由孔祥明头天晚上把东西都一应俱全地准备好。一次聂卫平到云南比赛,一位云南的朋友问老聂:“上次打电话,你答应送我一本签名的书带来了吗?”聂卫平一拍脑袋,抱歉地说:“忘了忘了,真对不起。”但当天晚上聂卫平打开箱包时,朋友要的那本书赫然放在衣服的最上面。

“我和孔祥明在1965年就认识了,那时我俩一起参加在成都举行的全国少儿围棋比赛,那年她10岁,我13岁。1973年国家体委组建围棋集训队,我和她都应召入队,我们开始朝夕相处。

1979年国家围棋队到日本访问比赛,我和孔祥明都去了。在一次日本棋手的聚会中,一个日本棋手开玩笑说,陈加锐对孔祥明有意思。陈加锐原是我国的七段棋手。这时我们的一名棋手马上反驳说,你瞎说,孔祥明早就跟聂卫平了。我半开玩笑地问,这是真的吗?我这是试探,把球踢给了小孔。小孔在众人的目光下忸忸怩怩地说,可能是真的吧。她回答得很微妙,但我马上就明白了。回到北京,我们很快就结了婚。在事业上我与孔祥明有共同语言,在家庭生活中她很能干。在我成功的后面,有小孔很大的功劳。1981年,我们的儿子降生。

我和孔祥明最后的决裂是因为我认识了王静,后来王静怀孕,又不肯把孩子打掉,我迫于无奈,只好向小孔提出离婚。离婚之后反思我们的关系,我认为有一步最大的“漏算”,就是两人的个性,或者说是兴趣爱好。

在我离婚这件事上,几乎遭到了亲友的一致反对。我妈妈大骂我:‘你怎么能这样!’伍绍祖、李富荣也找我谈话、做工作。姜昆最绝,一见面就说:‘原来你也是人啊!我们都以为你不是人是怪呢!’话虽幽默却不乏挖苦之意。我自己也不愿意离,可当时确实没办法。”

聂、孔两人的爱好各不相同。聂卫平喜欢足球、桥牌,而孔祥明喜欢看花样滑冰、艺术体操。每当电视转播有冲突时,孔祥明总是让着聂卫平,而聂卫平却早已习惯成自然,在剥夺妻子的观看权时还总爱说一句:“这种艺术体操,倒贴我一百万元我也不会看。”

有这样会做又肯忍让的妻子,一般情况下婚姻不会出现危机,但聂卫平却毫无顾忌地踏进了“地雷阵”——他在外面的女性朋友越来越多,每当孔祥明接电话,她们不是马上挂掉就是说:“告诉老聂是某某地方打来的,他就知道了。”这不能不引起孔祥明的猜疑和口角。

聂卫平第一次婚姻破裂的最直接因素,是与王静的绯闻“弄假成真”。最后孔祥明只得被迫离婚。每当老聂谈起他的第一次婚姻,都会有一种难以掩饰的愧疚。

 

第二任妻子王静

聂卫平的第二任妻子王静,是总政歌舞团的一级歌唱演员。她的性格要强好胜 ,是个需要别人让着她,需要别人体贴呵护的女人。聂卫平是绝对做不好这两点的男人,再加上很多方面聂卫平已被孔祥明惯坏,因此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有了破裂的“隐患”。聂卫平和王1991年结婚。聂卫平和王静结婚的头三年,正是聂卫平棋艺走下坡路的时期。社会上舆论纷纷,都说是因为和王静结婚所致,这让王静感到十分委屈,再加上王静有子初生,操持家务就是弱项的她难免让家里乱糟糟的,孩子吵吵闹闹。这些时常惹得心情不佳的聂卫平心烦,言语之间流露出对王静娘儿俩的埋怨,这就更让自尊心极强的王静难以忍受。渐渐地,两人间的争执越来越多,最后竟发展到聂卫平不愿回家。据说最长的一次,聂卫平几个月都没有和王静见上一面。

吃饭时,主办单位又把她安排在我旁边。我仗着自己酒量很好,就想借这个机会把她灌醉,让她出点洋相。居然没把她灌倒,这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于是我对她说晚上有空还可以再接着喝,她居然也答应了。就这样我们算是认识了。回到北京后,她给我打电话,约我去卡拉OK

从那以后,王静经常到体委来找我,也不怕别人议论。而我去她那儿总是躲躲藏藏。后来人们议论得多了,可能是逆反心理,我们两人反而不在乎了。接着,我和孔祥明离婚马上就和王静结了婚,因为时间已经刻不容缓。没过多久,王静就给我生了一个儿子。我就喜欢儿子,后来王刚给我们这个儿子起名叫聂云青。

1990年春节前夕,湖南电视台想请北京的一些知名人士去参加他们的春节晚会,并告诉我,总政的女演员王静与我同行。走进机场大厅,有人过来对我说王静在那边,我从远处看见那边有一个女的,穿得很时髦,我心想王静算什么,凭什么要我去见她?因此我说她愿意见我叫她来,我不可能去。后来听王静说,人家也对她说,聂卫平到了,是不是去见一下。她也觉得他算什么,为什么要拜见他?

聂卫平因孔祥明的关系,没有把王静纳入他的主体社会围棋界,也让王静感到很不满。聂卫平的几个年轻学生讲,那时他们每周至少一次要到聂卫平家听聂卫平讲棋。但聂卫平没有主动教他们进门要对王静叫“师母”,出门要对王静打招呼。而王静因为辈份的关系,也矜持地不肯先开口招呼他们。于是双方便形成了“陌同路人”的关系。几次这样后,王静忍不住对聂卫平大发其火:“这些下棋的孩子一点礼貌都不懂,以后不准来我家了。”从此之后,聂卫平的学生再也没有去过聂卫平家。

我和王静在事业上相互帮助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她要演出,我要比赛,匆匆忙忙,真正在一起交流感情的时间太少了。在生活上,我是依赖型的,王静也不是生活型的。因此,即使是生活上互相照顾也不太多。渐渐地我俩在家务和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也开始了争执,争执过后便是长久的沉默。我们都意识到了爱情悄悄远去,最终我们分手了。”

王静和聂卫平结婚的第四年,王静复出歌坛,并渐渐开始走红。这就更扩大了她与聂卫平之间的裂缝。聂卫平的第二次婚姻在经历十年之后,终于也画上了失败的句号。

 

第三任妻子兰莉娅

聂卫平的第三任妻子兰莉娅比聂卫平小23岁,看见过她的人都会留下这样十六字的印象——“年轻漂亮,性情开朗,身材高挑,穿着新潮”。和聂卫平的外表反差很大。

兰莉娅是贵阳人,而她和聂卫平的相识,也是由贵阳市的一位领导干部做月老的。 兰莉娅小时候学过围棋,因此对“擂台赛英雄”聂卫平一直很崇拜。贵阳市的一位领导干部在贵阳的一次围棋比赛中,介绍兰莉娅与聂卫平认识了。聂卫平在贵阳的每一场比赛,小兰都在旁边观战。一年后,两人的感情水到渠成。

2001年,聂卫平和小兰喜结良缘。但婚事办得很低调。结婚后,聂卫平也从不带她在公众场所露面,这主要是聂卫平怕媒体借此又炒作他的前两次失败的婚姻。

结婚一年后老聂携妻子到北京。两人逛街不久,妻子就提议去看电影。因为以前老聂很少逛街,更不看电影,所以根本不知道哪儿有电影院。于是老聂只得打手机求救朋友。那位朋友见老聂在北京生活了四五十年,竟找不到一家电影院,已是乐不可支。再加上老聂以前在他们面前放过大话:“有人贴100万元我都不看电影。”于是朋友更在电话里“嘿嘿哈哈”地半天不回答。

为了适应和年轻妻子相处,聂卫平已努力改变了很多的习惯,他不但晚上很少出去应酬,就连白天也尽量抽空陪着妻子。聂卫平第一次携兰莉娅公开亮相,参加有东航参办的青岛国际啤酒节。当时负责接待活动的东航赵薇小姐和兰莉娅正好同岁,她本来想找机会能和聂夫人单独聊聊,没想到三天来,聂卫平几乎就没离开过兰莉娅,赵薇小姐的愿望只好就此打住。

很少顾及别人感受的聂卫平,现在也学会让妻子“露露脸”而高兴的事了。有一次聂卫平听兰莉娅夸口说,她来烧菜,在家里请一桌人吃饭没问题。于是在春节,聂卫平破天荒地邀请一帮围棋界的朋友到他家聚餐。那天整整一个上午,就由兰莉娅掌勺,她妈妈当下手,把一桌色香味俱佳的饭菜摆到了大家的面前。大家当然边吃边夸奖聂夫人手艺不比饭店的专业厨师逊色,同时也羡慕聂卫平:“有这样能干的老婆,享福了!”一时兰莉娅羞在脸上,喜在心里,而老聂则“哈哈哈”地只笑不说话。

聂卫平身边有了年轻的妻子,自己也变得年轻了,他的围棋成绩也有显著上升。现在他至少在棋界的同仁眼里,已是个“合格”的丈夫了。

说到两人的感情程度,很少关心女人的老聂现在处处为小兰着想。据说200810月的一个晚上,老聂的一位朋友正在一家俱乐部下棋,突然接到老聂从街上打来的“求助”电话,老聂洪亮的声音几乎满屋子里的人都听得到。听完老聂的电话,大家都忍不住乐了。原来,老聂是问北京哪个地方能看电影。由此可见老聂对这位夫人的疼爱。

年轻的聂夫人既漂亮又能干。今年春节后不久,老聂请围棋界一大帮朋友到家里吃饭,一个上午,小兰和她的妈妈就将一大桌子菜全部准备就绪,老聂也乐哈哈地当下手帮忙。吃完这顿可口的饭菜,有人不禁大为感叹:“老聂这次可真的有福了!”

 

原文来自:http://www.wmxa.cn/a/201109/5446.html

 

[关闭窗口]
上一篇: 无题
下一篇: 莫言诺贝尔文学奖的授奖词和受奖词
相关新闻连接:
   张卫平:难忘歌乐山下·印象79
   江西自焚当事人Vs兰考强拆自焚当事人
   兰考强拆自焚前夜强拆官员哈哈大笑
   京城四美
   洛阳嵩县天池山《伟人卧像公心峰》图片
 
    首 页 | 关于本站 | 隐私条款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    您是第 位访问者  
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朝阳东路22-2号(海晟新寓八楼,总部)、连云区阳光国际大厦B座1107室(连云分所)、东海县牛山镇利民东路6号(东海分所)
邮编:222006 电话:0518-85625555(总部)、82233238(连云分所)、87802808(东海分所)
传真:0518-85621148 E-mail:gyx@tianwan.com   苏ICP备06034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