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顾氏案例 > 诉讼文书 > 辩护词 > 详细信息  
王新海骗取贷款、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来源:壹心律师官方网站  时间:2013-03-18  阅读次数:9662
 

 

     护    

 

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作为被告王新海的辩护人,本律师在阅卷、会见及必要的调查之后,发表如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在给被告定罪量刑时参考:

 

一、关于骗取贷款罪

 

(一)骗取贷款罪的构成要件

首先,学理解释并不是毫无意义的,特别是权威报刊、权威学者的学理解释,对司法是具有指导意义。这与声称也在《检察日报》上发表过文章的公诉人的公诉意见完全不同,其一,公诉人并非权威学者;其二,公诉人发表的文章因为其发表而产生意义,未被公开发表的公诉意见不具有普遍指导意义;其三,公诉人就个案在法庭上发表的公诉意见由于其公诉人的特定身份而使其失去客观性。权威报刊、权威学者的学理解释,总比公诉人没有学理解释支撑的公诉主张来得更加具有说服力。

其次,刑法第175条之一规定,“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贷款……,给银行……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构成骗取贷款罪。由此规定,可以得出结论,骗取贷款罪的构成要件有四:①行为人的犯罪目的是取得贷款,而不是占有贷款;②行为人实施了欺骗手段;③行为人取得了银行贷款;④行为人给银行造成了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四要件必须同时具备,缺一不可。唯在第四个要件中,刑法给出了两种情形,构成其中的一种,即具备了第四个要件。那么什么是“其他严重情节”呢?公安部经侦局在《关于骗取贷款罪和违法发放贷款罪立案追诉标准问题的批复》(下称:《批复》)第3条中指出:“多次以欺骗手段取得……贷款”,或者“行贿骗取贷款”而不单独构成行贿罪时;持续“以新还旧”不构成“其他严重情节”。可见,本案显然不构成“其他严重情节”,因此本案的第四个要件就是损失是否重大。

再次,虽然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下称:《规定》)第27条中作出规定,但按照发表于2010712日《检察日报》上的马长生博导等《四个层面解析骗取贷款罪司法认定》(下称:《认定》)一文的学理解释,我们“必须将该罪立案追诉规定同该罪法条结合起来全面分析,而不能孤立地理解《规定(二)》,否则,对该罪的认定就会发生偏差”。如果“行为人仅仅骗贷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或者多次骗贷,却并未给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造成实际损失,亦未利用贷款进行任何非法活动,那就明显属于一般的市场背信行为,并未给金融管理秩序造成实际危害,并未触犯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条之一,当然不应以该罪追究刑事责任”。

最后,《规定》实际上是将骗取贷款数额巨大当作骗取贷款罪中的其他严重情节来认定的,这一方面与该罪法条的本意不符,因为虽然法律对其他严重情节未详细列举,但根据上述《批复》和《认定》,是指:①多次骗贷,②行贿骗贷,和③利用贷款从事违法活动,而不包括“骗取贷款数额巨大”。为此,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王飞法官在《骗取贷款数额巨大能否作为骗取贷款罪的“其他严重情节”认定?》一文中指出:“一者该《规定》只是侦查机关刑事立案标准,并不能作为法院判决的依据;二者该《规定》只是部门内部规章,并不是司法解释(没有释字号);三者我国《立法法》规定涉及人身自由的立法必须是法律层面的,司法解释和部门规章不能对人身自由立法,更不能作为定罪量刑的依据”。所以,立案标准并非审判标准。虽然本辩护词也应用了《批复》、《认定》等非法律性文件和学理解释,但这些《批复》和《认定》并没有限缩公民的人身自由,故可以应用。

 

(二)欺骗手段的含义

《认定》一文在“关于实行行为之认定”一节中指出,“是否任何一个环节上的任何一个不实都构成该罪之欺骗手段呢?答案无疑是否定的。……该罪的欺骗手段是足以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的手段。如果仅仅是手段有瑕疵,但不足以破坏金融管理秩序,就不构成该罪的欺骗手段欺骗手段多种多样,难以完全列举,但是,从司法实践看,作为该罪的欺骗手段,最主要最基本的是虚构投资项目、虚构担保单位、虚设抵押物等三种虚假手段(简称三假),不属于三假手段,就难以给银行资金带来实际风险,一般属于枝节问题,不应认定为该罪的欺骗”。本律师由此进一步得出结论,只有哪些对银行放贷决定的作出具有决定性作用的“欺骗手段”才应当是刑法所要处罚的行为,并非取决定性作用的贷款资料的“不实”瑕疵不应构成刑法中的“欺骗手段”。

 

(三)本案之成罪要件分析

1、关于“犯罪目的”

骗取贷款罪的目的是取得贷款,而不是占有贷款,如果是占有贷款,那就构成贷款诈骗罪,而不是骗取贷款罪。当本律师强调被告在主观上没有取得贷款的故意,在客观上也没有取得贷款的行为时,公诉人声称被告当然没有取得贷款,如果取得了贷款,他就构成贷款诈骗罪。本律师对此只好无语,一个连“取得贷款”和“占有贷款”都区分不开的公诉人,本律师能说什么呢?

江苏连云港东方农村合作银行营业部在其发给江苏连云港东方农村合作银行的《关于王新海申请490万元贷款的调查报告》中称:“本次借款人贷款490万元,用于归还由王新海经营的担保公司(担保的)已经到期和已转贷的借款。理由如下:连云港永元投资担保公司于2007年经过总行同意在营业部从事信贷担保业务,从总的情况来看该公司担保的信贷业务及借款人大多数诚信较好,但也有少数借款人由于诚信较差,经营不善,出现亏损,导致我部贷款不能按时收回,这给我部在信贷管理、风险防范和信贷考核等方面带来巨大压力。在催要无结果下,我部为了化解信贷风险,强化银企关系,王新海作为该公司的法人代表和实际出资人及负责人,自愿承担连带还款责任。由于其暂时资金紧张,故借款人贷款490万元,期限一年,到期以工程项目投资回笼款归还”。

由此可见,永元担保公司对涉案的490万元只是担保责任,而不是主债务人;被告王新海只是永元担保公司的股东,其对公司的责任是有限责任,他个人对涉案的490万元并无担保责任,更无直接的偿债责任;③他之所以同意由其个人举债替主债务人偿债是为了实现东方银行“化解信贷风险,强化银企关系”的目的,而该目的显然不是骗取贷款罪的犯罪目的;④起诉书称被告的犯罪目的是“为了维持与东方银行的业务关系”,但该目的同样不是骗取贷款罪的犯罪目的。

 

2、关于“欺骗手段”

根据公诉人的公诉意见,本案所谓的“欺骗手段”包括四个自然人、华展公司、中德购房合同和贾俊梅的购房合同四个方面:

四个自然人

①王小勇和华权

卷宗中有三份由江苏省宁连公路灌南收费站分别于200865日、201264日出具《收入证明》和《证明》的材料,前两份称王小勇和华权年收入为5万元,后一份称王小勇和华权不是该站职工,但未声明《收入证明》上的印章是假的。王小勇和华权声称其不知道担保的是多少贷款,华权甚至称其只知道担保是10万元债务,但作为成年人,已经在保证资料上签了名,仅凭其一方的孤证,怎可认定王新海骗取了他们的担保呢?即使能够认定王新海骗取了他们的担保,那么欺骗的对象也不是银行,因为王小勇和华权并不能以此为由摆脱其担保责任,银行也不会因此而遭受损失。

黄干锋和潘伟

黄干锋和潘伟声称其没有提供过担保,也没有为此签过名。但是,东方银行信贷员王克伟于20101217日回答侦查人员有关“黄干锋、潘伟、华权王小勇四个人的收入证明和身份证复印件是谁提供的”的问话时,证实:“收入证明是他们来签担保合同时自己带过来的。身份证复印件是当时办贷款签担保合同时我核对完身份我去复印的”。2012620日,王克伟进一步声称,“(这笔贷款的四个担保人)都是本人来签字的”。可见,四个自然人的相关辩解苍白无力,根本不能作为证据来使用。

关于黄干锋和潘伟的收入证明,黄干锋是灌南县中英文实验学校的投资人和法定代表人胥涛的司机,算作灌南县中英文实验学校的员工也并不为过。一个单位有两枚印章也是有的。朱婷婷于2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