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顾氏案例 > 诉讼文书 > 上诉状 > 详细信息  
民事上诉状(李锦龙)
来源:壹心律师官方网站  时间:2013-03-25  阅读次数:5856

 

 

       

 

上诉人(原审上诉人):李锦龙,男,汉族,1962822日生,连云港鑫龙彩印有限公司股东、监事,住江苏省江阴市顾山镇北漍商业街42号,邮编214414,电话:15995369777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召富,男,汉族,1972330日生,连云港鑫龙彩印有限公司股东、经理,住江苏省灌南县经济开发区,邮编222500,电话:13815625888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吴书霞,女,汉族,196237日生,连云港鑫龙彩印有限公司股东、执行董事,住址和邮编同其夫王召富,电话:13961339511

 

本案江苏省灌南县人民法院立案的时间是20111220日,第一次开庭的时间是2012222日,第二次开庭时间是201266日,判决的时间是2012829日,送达的时间是20121219日(在上诉人之代理律师向该院之院长提出书面抗议后方才送达)。从立案到送达,整整拖了一年。被告已经将财产转移殆尽。上诉人不服该院之(2012)南商初字第0038号民事判决,现提出上诉,上诉的事由与请求详见下文。

该判决在事实认定部分完全歪曲了事实,除第一段没有错误外,其它没有一句是事实,也没有任何有效证据的支持。现将其涉及的问题分述如下:

 

一、吴书霞的签名及后果

第二被上诉人吴书霞称其未在2010518日所订之《股份转让协议》上签名,故该合同为无效合同。但是,只提供了汪礼芹一位证人,故属孤证。此外,该证人系被上诉人之员工,与被上诉人有利害关系。所以,他的证词不能单独作为证据使用。即使吴书霞真的没有在合同上签字,也由于股份转让已通过工商变更登记而公示,吴书霞也已经履行着公司之法定代表人之职责,故因视为默认。再者,吴书霞与第一被上诉人王召富系夫妻关系,在王召富在场并签署之后,并在两被上诉人办理变更登记的情况下,也应视为第二被上诉人吴书霞明知而不提出异议,仍可认定为对股份转让一事的默认。一审判决认定第二被上诉人吴书霞对股份转让一事不知情,置工商登记的公示功能于何地?

 

二、四位未出庭之证人的证言不足为证

为了证明股份转让未发生,两被上诉人提供了四位证人的证言。但是,这四位证人均未出庭接受争诉双方的质证。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五条中规定,“证人应当出庭作证接受当事人的质询”。“当事人申请证人出庭作证,应当在举证期限届满十日前提出,并经人民法院许可”。两被上诉人既未在法定期限内申请证人出庭,也未在事实上让证人出庭作证,故他们的证词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既是这样,两被上诉人有关上诉人将老公司作价70万元入股新公司、占股25%的说法就成了无源之水,不能成立。一审判决则完全依据这些所谓证人的证言定案,违背了公正司法的原则。

 

三、工商变更资料铁证如山

即使上述四人出庭作证,也因为其中的三位证人是两被上诉人的员工,与两被上诉人有利害关系,缺乏客观性。另一位叫俞建荣的证人,经上诉人了解,他根本没有作过证。所以,在书证面前,这些言词证据不能取代书证,因为书证是证据之王。工商变更资料是书证,它清楚地表明了股份转让的方式。至于说到所转让的财产价值,两被上诉人混淆了财产与股份的概念。本案转让的是股份,不是财产;财产转让应与其价值相当,股份则既可以跌价转让,也可以溢价转让;因此不需要证明资产与股值相当。因为,受让股权不仅要看转让当时的股值,还要看受让者对公司未来前景的看好程度。一审法院实际上否定了工商登记的效力,未经行政诉讼,民事判决可以否定行政行为的效力吗?

 

四、两被上诉人负有连带之责

两被上诉人是夫妻,夫妻财产实行的是共同共有制,因此夫妻对债务负连带责任。上诉人以175万元的总价将公司之58.33%的股份分别转让给两被上诉人,两被上诉人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他们为此支付了任何转股款。所以,两被上诉人应对175万元全款承担连带的清偿责任。不仅如此,该款的约定付款日是2010518日,两被上诉人逾期支付,理应从该日开始依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至一审法院判定归还之日。两被上诉人的辩解由于没有任何有效证据支撑,故其主张不应得到一审法院的任何支持。工商登记资料具有对世的和公示的效力,非经依法撤效,理应得到一审法院充分支持。

 

五、一审法院对上诉人的询问程序违法

虽然在民事案件中,法律对法官是否有权在庭外询问当事人没有作出明确规定,但对公权力而言,法律没有授权的行为就是禁止的行为。对行政机关是这样,对司法机关也是这样。我国在实行审判制度改革后,法院的审判方式由纠问式向诉辩式转变,法院不再干预当事人的举证和论辩,除非当事人不能通过正当方式取得证据,未经当事人申请,法院不应主动纠问。更何况,上诉人已经聘请了律师代理诉讼,在未通知律师在场的时候,向不懂法律、不知道如何面对专业官僚的专业提问的当事人询问,这对被询问的当事人而言,是不公正的。合议庭完全可以通知当事人出庭,接受对方当事人的询问,为什么要越俎代庖呢?这不是偏袒又是什么呢?有几个当事人能分清合并与转让的呢?而且,合并是两个法人之间的合并,本案有两个法人吗?即使是合并,难道不需要作股了吗?而且,作为证据,该询问笔录也没有在法庭上出现,没有接受争诉双方的质证,怎可直接应用?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缺乏起码的事实支撑,请二审法院撤销原判,重新作出公证裁决。 

上诉人:李锦龙

代理人:顾壹心、卞迁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关闭窗口]
上一篇: 民事上诉状(陆忠彬等14人)
相关新闻连接:
   民事上诉状(李锦龙)
   民事上诉状(陆忠彬等14人)
   民事上诉状(汪洋)
   民事上诉状(连云港市东方市场开发有限公司)
   民事上诉状(王新海民间借贷纠纷案)
 
    首 页 | 关于本站 | 隐私条款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    您是第 位访问者  
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朝阳东路22-2号(海晟新寓八楼,总部)、连云区阳光国际大厦B座1107室(连云分所)、东海县牛山镇利民东路6号(东海分所)
邮编:222006 电话:0518-85625555(总部)、82233238(连云分所)、87802808(东海分所)
传真:0518-85621148 E-mail:gyx@tianwan.com   苏ICP备06034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