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顾氏言论 > 杂言艺文 > 详细信息  
顾壹心:驳蒋永明的南海言论
来源:壹心律师官方网站  时间:2016-07-13  阅读次数:3104

  

    

驳蒋永明的南海言论

顾壹心

 

刚从微信中看到一位自称是“蒋永明江苏正文人律师事务所?律师”的人对南海仲裁案发表的题为《南海仲裁:是不是一张废纸?》的评论,后来又见一自称是广东本华律师事务所杨永律师题为《南海仲裁找着北,西方法治竟泽东?》的评论。两个评论竟然使用了同一个提纲,连顺序都没有变。读过之后,实在忍不住,要说几句。现在确有一帮人,喜欢以旁观者的心态,说三道四。这些人似乎是天外来客,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对这个国家完全没有感情,不能与其同类同呼吸共命运。蒋评和杨评就是这类人的典型言论,让我们以蒋评为体逐一细读之:

 

【蒋永明律师,楷体字】关于南海仲裁,几句话如鲠在喉,不得不说:

1、既然事实、证据和法理都在我们这边,为什么不应诉?怕什么呢?

【顾氏评论,宋体字】应不应诉其实是个战术问题,也不是一个单纯的诉讼战术问题,主要还是一个政治战术问题。单就诉讼战术而言,蒋杨作为一名律师,如果真的是的话,应该知道选择管辖、甄别“法官”的重要性。在英美法系,两造律师,为筛选陪审员,可谓费尽心机。为什么?同样的事实、证据和法理,在不同的“法官”手里,可能有不同的结果。明知是由日本极右派、安倍老友召集的仲裁庭会作出对我们不利的结果,我们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傻吗?如果我们从一开始就抱定“不接受、不承认、不执行”的态度,“不参与”便是必然的选项。“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就是不讲规则、不懂文化,就是流氓了吗?如果杨评的这一观点能够成立,他所追捧的贵族——美国早就是流氓了。1984年,尼加拉瓜到海牙国际法庭起诉美国侵犯其主权,海牙法庭先予裁决美国立刻停止在尼加拉瓜港口布雷等侵权行为。结果,美国人在媒体面前直接撕毁了裁决书,并在第二年干脆退出了诉讼。这难道就是有文化、讲规则?就是负责任的大国风范?

2、认为是美国控制了仲裁庭,这是我们的习惯性思维,因为我们的司法总是被干预,而且是可以被轻而易举地干预,对于西方政要而言,干预司法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既然怀疑,那证据呢?不能把想象当成事实。自2013年菲律宾提出仲裁到现在,几年时间过去了,我们庞大的情报系统为什么没有拿到一点美国在操弄仲裁的证据?只要拿出哪怕一个确凿有力的证据,这个仲裁庭就应该解散。

【顾氏评论】蒋杨在这里将国内事务与国际事务混为一谈,在国内不敢干预司法不等于在国际上不敢,当行为被赋予国家使命时,手段往往就可以不择了。干预有时只是一种心照不宣,处于无形之中。“索要证据”固然是律师的法律思维,但在复杂的国际政治斗争中,这也只是法匠的思维。美日菲沆瀣一气,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现在我们已经知道,成立了117年、裁了16个案件、执行率为零的常设仲裁法院(相当于我国仲裁委员会的秘书处,只为临时仲裁庭提供行政、秘书服务,其本身不裁案子),原来也只是由“三甲医院外包出去的莆田系”,是一个与联合国毫无关系、没有强制仲裁权、按小时收费的营利性民间机构而已。

3、如果认为法官有倾向性,可以把他的判例、著作甚至学术会议上的发言找出来,指出其带有倾向性,然后另行指定法官。

【顾氏评论】“法官”一定是依其学术主张判案吗?“法官”不应有立场,但不等于没有立场。发表学术主张,与实际断案是两回事。仲裁庭由5人组成,即使我们应诉,也只能选择1名仲裁员。菲律宾选1人,日本鬼子指定3人(其中1人还是主席),41,力量对比显而易见。蒋杨“律师”,“倾向性”是回避、“重新指定”的理由吗?

4、我们非常用力地强调仲裁是一张废纸,但如果真的是一张废纸,我们何必强调它是一张废纸呢?不理它就是了!但我们所做的一切,用最强烈的语言和行动表达对仲裁的轻视,恰恰说明我们非常非常地在意它!更重要的是,我们说它是一张废纸,这没有用,别人不是这样认为的,是可以用来大做文章的。

【顾氏评论】蒋杨,知道“默认”这个法律概念吗?你是要我们默认裁决结果吗?蒋杨口口声声说,南海裁决不是废纸,“四不”就是不讲规则、就是流氓,可是他们始终没有告诉我们,在中国加入海洋法公约时提出了保留条款、排除了仲裁管辖之后,仲裁庭的管辖依据在哪里;包括裁决书本身,只说有权管辖,没说为什么有权,这才真正是强盗逻辑,才是流氓行径。

5、在领土问题上,千万不要说“自古以来……”这样的话了,没有一块领土是自古以来就是哪个国家的,三百年前还没有美国,一千多年前西藏新疆这些地方都不是中国的,中华民国的时候中国地图是“秋海棠”,现在已经变成一只“鸡”了……

【顾氏评论】“自古以来……”当然是领土主张的理由之一,蒋杨,你也应知道“先占”这个法律概念吧。虽然,“先占”不是唯一的理由……。如果我们热爱这个国家,我们就会用“雄鸡”来描述我们的地图。用如此恶毒的语气来描述自己国家的地图,真不知蒋杨对自己的祖国有多大的仇恨。

6、当前我们在南海展示实力,是吓不走美国的,我们的差距还大着呢,不要被军演画面搞得热血沸腾;甚至是美国乐见的,美国必将用来制造舆论,指责中国信奉实力不讲规则,并以此进一步动员相关国家组成同盟。

【顾氏评论】美国不信奉实力?美国是讲规则的?它有承认、执行国际裁决的先例?当美国人在人家的内海埋雷时,它执行过裁决吗?杨评更是不相信我国有控制南海的实力,要求我国拿出有实力的具体证据,并不得以军事秘密为借口。而且,不要“让民间智囊破坏性地公布美国的专业数据”。瞧瞧,蒋杨站到哪个立场上去了?国际间,保守自己的秘密,刺探别人的秘密,岂不是“国安”工作的题中应有之义?况,实力也不仅仅是指拳头的大小,战略和战术、以及人脑本身,也能决定战争的胜负。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以小搏大、以弱胜强的例子,也并不鲜见。

7、不要人云亦云,很多事情只要动动脚趾头想想,就会发现不是他们说的那回事。

【顾氏评论】他们是指谁?你是谁?你不是他们中的一员吗?不会是身在汉营心在美(菲?日?)了吧。

8、好战必亡。大国崛起,依靠的是话语权,依靠的是占据道义制高点。我们要认真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为什么只能交一些酒肉朋友,而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盟友呢?而美国为什么能够拉帮结伙,而且步步为营、招招得手?

【顾氏评论】“不结盟”是我国固有的外交政策,对不对不去评说,这是一个历史事实。中国好战?有事实吗?有证据吗?在国际事务中,话语权来自实力,当然也来自道义,但主要是实力。而且,这种实力,是一种综合实力。我们自然知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道理,南海裁决出台后,公开支持者也不过是“小猫两三只”而已。真正支持的只有那些与南海有着利害关系,以及企图“重返亚太”的某些国家,不能成为指责中国“失道寡助”的理由。相反,这是老祖宗早就发明的“远交近攻”的外交谋略的例证。

总之,我们无论在内政还是外交上,做事不专业,没有规则意识,只会运动式、口号式地做事,这个老毛病始终改不了,误国误民。

【顾氏评论】总之,无论是管辖权的强制性、仲裁庭的组成方式,还是某些非当事国的干预、实体裁决的公正性,都是作为当事国的中国有权提出的合理质疑。而这些质疑也都是我国对此仲裁“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的心理支撑。如果你硬要说此项仲裁不“涉及海洋划界、领土争端、军事活动等争端”,那也只是自欺欺人而已,你裁你的我做我的罢了。“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治国理政,各有看法,不足为怪。但当大敌当前时,我们应同仇敌忾!

 

 

附1:杨永律师,南海仲裁找着北,西方法治竟泽东?

 

  

1、既然事实如此雄辩,既然证据如此充分,既然法理逻辑如此缜密,既然真理在握如此自信,为什么不以专业度远远超过仲裁庭的中英文双语真相大白于天下呢?舌战群儒的气度哪里去了,欺负中国无人才了吗,既然中国道路如此自信,那么我们的人才梯队哪里去了?要么就根本不要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既然想清楚了利弊得失、左右权衡后再加入公约了,那就要把公约规则玩得运用自如、风生水起!这是法律战,这是规则战,要么请遵守这里的游戏规则,要么请制定出更受欢迎的更高明的国际游戏规则!失去理智、自制和定力,就是情绪垃圾的俘虏和文化教养的缺失,就没有规则可言,不守规则就是流氓!

2、不要以流氓之心度贵族之腹!捉贼捉赃,追责问责!既然是美国控制了仲裁庭,请拿出证据出来,早点拿出证据出来就请及时申请仲裁员回避或者干脆解散仲裁庭,晚点才拿得出证据的话,请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我们野蛮轰炸、泛滥成灾的成规陋习就是,我们的司法总是被法外施恩的人情世故熟人圈干预,我们的公权力总是以私有化的路径依赖和后门捷径去横加干预司法独立!对于西方政要而言,干预司法是要牢底坐穿的,是无法想象的!2013年菲律宾提出仲裁到现在,几年时间过去了,我们庞大的情报系统哪里去了?我们的国际法人才精英哪里去了?她们参与国际仲裁的渠道和平台运转起来了吗?效果如何?我们的投入产出比,比菲律宾还会差么?差多少?

3、如果认为仲裁员有倾向性,如果认为仲裁员有歧视,如果认为我们的国际法述事另有特色、特质和风采并将国际法真理掌握在中国人手里,如果认为国际法不适用本案,如果认为我们另有游戏规则和程序,就可以把仲裁员们的判例、著作、学术会议上的发言、侵犯思想信仰自由的盲点或者价值取向的误区找出来,指出其带有倾向性或者歧视性或者误导性或者任何影响自然、独立和公正性的思维方式或者逻辑谬论找出来,然后另行指定仲裁员,另行组成仲裁庭!最好我们自己就有更好的判例、立法和国际法著作,我们就有更好的思想、理论和讲话,足以超越这些仲裁员的专业素养和国际共识!

4、文韬武略,没有文韬,何来武略!我们的政府一再强调仲裁是一张废纸,那还不如从源头上让海洋法公约成为一张废纸,不如另起炉灶搞定真正的国际法和真正的仲裁裁决!毕竟真的只有一个,如假包换,如假包退!请“挟天子以令诸侯”,请挟国际法以令裁决,请挟仲裁庭以令仲裁员!斗不过国际法的源头,就请别与国际法的结果做对!如果真的是废纸一张,干嘛这么费劲慌张!对仲裁的极度轻视和蔑视的情绪宣泄,恰恰说明我们非常非常地在意它!我们义和团式刀枪不入的喊打喊杀的情绪宣泄,改变不了别人可以用仲裁裁决来大做文章的轻松自如!

5、要懂得国际法的专业术语,在领土问题上,千万不要说“自古以来...”这样的外行笑话了,权利都是自己争取来的,没有一块领土是自古以来就是哪个国家的,分分合合、开疆拓土的事情多了去了,三百年前还没有美国,一千多年前西藏新疆都不是中国的,中华民国的时候中国地图是“秋海棠”,现在已经削减成一只“鸡”了,还鸡打血呢!

6、当前我们在南海展示实力,可是与美国的实力相比,胜算如何,如何比拼,如何赶超!如何行动,如何部署,国民如何应对,政府如何作为,请拿出真实、准确、完整的统计数据出来说话!自家的是秘密,是机密,那就让民间智囊破坏性的公布美国的专业数据,并建议破敌之策!否则我们不但吓不走美国,反而授人以柄,以此来指责中国只信奉实力不讲规则,并以此进一步迫使周边小国组成同盟,通过同盟迫使中国就范守规则!

7、强迫不成买卖,捆绑不成夫妻。暴力无法维稳,好战自取必亡。攘外必先安内!大国的崛起,依靠的是国民的崛起,依靠的是君子动口不动手的话语权、号召力、感染力和影响力。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而况欺师灭道!不要欺负手无寸铁的医师、教师和律师,不要妨害司法和法治之道。要占据道义制高点,挟道义以令规则,挟规则以安天下!文要足以安邦,武要足以定国,我们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我们的朋友或者盟友及其规格和档次在哪里?不要与流氓结盟,不要与强盗为伍。美国为什么能够充当世界警察,我们的差距在哪里?有本事,我们去当全世界的法官,实现国际意义上的党指挥枪,实现国际法法治意义上的法官指挥警察!

总之,内政是本,外交是表。内政是外交的依靠,外交是内政的宣泄。内政有文韬,外交有武略!内秀才能外慧,内政若没有国民的崛起,外交必没有国家的英明!依法治国做不到,依法处世做不了。外行领导内行,误国误民;党主错判民主,误打误撞!不要以弱肉强食的动物规则、成王败寇的土匪文化和特权特色的酱缸厚黑学误导国民,误导全世界!要以规则面前人人平等的契约精神和法治思维,搞好国内的制度建设,参与国内外的人权事业、法治事业,积极主动的参与国际事务层面的和平发展的顶层设计!

(以上观点,如有欠妥不当之处,请通过手机/微信号13826454000不吝赐教!)

 

2早在 2006825日,中国政府就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规定,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书面声明,对于《公约》第298条第1款(a)、(b)和(c)项所述的任何争端(即涉及海洋划界、领土争端、军事活动等争端),中国政府不接受《公约》第15部分第2节规定的任何国际司法或仲裁管辖。既是这样,还有什么可以指责中国的理由呢?

《国际海洋法公约》第二九八条  适用第二节的任择性例外

1.一国在签署、批准或加入本公约时,或在其后任何时间,在不妨害根据第一节所产生的义务的情形下,可以书面声明对于下列各类争端的一类或一类以上,不接受第二节规定的一种或一种以上的程序:

a)(1)关于划定海洋边界的第十五、第七十四和第八十三条在解释或适用上的争端,或涉及历史性海湾或所有权的争端,但如这种争端发生于本公约生效之后,经争端各方谈判仍未能在合理期间内达成协议,则作此声明的国家,经争端任何一方请求,应同意将该事项提交附件五第二节所规定的调解;此外,任何争端如果必然涉及同时审议与大陆或岛屿陆地领土的主权或其他权利有关的任何尚未解决的争端,则不应提交这一程序;(2)在调解委员会提出其中说明所根据的理由的报告后,争端各方应根据该报告以谈判达成协议;如果谈判未能达成协议,经彼此同意,争端各方应将问题提交第二节所规定的程序之一,除非争端各方另有协议;(3)本项不适用于争端各方已以一项安排确定解决的任何海洋边界争端,也不适用于按照对争端各方有拘束力的双边或多边协定加以解决的任何争端;

b)关于军事活动,包括从事非商业服务的政府船只和飞机的军事活动的争端,以及根据第二九七条第2和第3款不属法院或法庭管辖的关于行使主权权利或管辖权的法律执行活动的争端;  

c)正由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执行《联合国宪章》所赋予的职务的争端,但安全理事会决定将该事项从其议程删除或要求争端各方用本公约规定的方法解决该争端者除外。

2.根据第1款作出声明的缔约国,可随时撤回声明,或同意将该声明所排除的争端提交本公约规定的任何程序。  

3.根据第1款作出声明的缔约国,应无权对另一缔约国,将属于被除外的一类争端的任何争端,未经该另一缔约国同意,提交本公约的任何程序。 

4.如缔约国之一已根据第1款(a)项作出声明,任何其他缔约国可对作出声明的缔约国,将属于被除外一类的任何争端提交这种声明内指明的程序。 

5.新的声明,或声明的撤回,对按照本条在法院或法庭进行中的程序并无任何影响,除非争端各方另有协议。  

6.根据本条作出的声明和撤回声明的通知,应交存于联合国秘书长,秘书长应将其副本分送各缔约国。

 

[关闭窗口]
上一篇: 顾壹心:初恋.五律
下一篇: 顾壹心:关于赵薇事件的论战
相关新闻连接:
   王永礼:顾凌宇强
   清帝及其历代状元书法汇赏
   顾壹心:关于赵薇事件的论战
   顾壹心:驳蒋永明的南海言论
   顾壹心:初恋.五律
 
    首 页 | 关于本站 | 隐私条款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    您是第 位访问者  
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朝阳东路22-2号(海晟新寓八楼,总部)、连云区阳光国际大厦B座1107室(连云分所)、东海县牛山镇利民东路6号(东海分所)
邮编:222006 电话:0518-85625555(总部)、82233238(连云分所)、87802808(东海分所)
传真:0518-85621148 E-mail:gyx@tianwan.com   苏ICP备06034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