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顾氏言论 > 杂言艺文 > 详细信息  
顾壹心:驳蒋永明的南海言论
来源:壹心律师官方网站  时间:2016-07-13  阅读次数:3005

  

    

驳蒋永明的南海言论

顾壹心

 

刚从微信中看到一位自称是“蒋永明江苏正文人律师事务所?律师”的人对南海仲裁案发表的题为《南海仲裁:是不是一张废纸?》的评论,后来又见一自称是广东本华律师事务所杨永律师题为《南海仲裁找着北,西方法治竟泽东?》的评论。两个评论竟然使用了同一个提纲,连顺序都没有变。读过之后,实在忍不住,要说几句。现在确有一帮人,喜欢以旁观者的心态,说三道四。这些人似乎是天外来客,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对这个国家完全没有感情,不能与其同类同呼吸共命运。蒋评和杨评就是这类人的典型言论,让我们以蒋评为体逐一细读之:

 

【蒋永明律师,楷体字】关于南海仲裁,几句话如鲠在喉,不得不说:

1、既然事实、证据和法理都在我们这边,为什么不应诉?怕什么呢?

【顾氏评论,宋体字】应不应诉其实是个战术问题,也不是一个单纯的诉讼战术问题,主要还是一个政治战术问题。单就诉讼战术而言,蒋杨作为一名律师,如果真的是的话,应该知道选择管辖、甄别“法官”的重要性。在英美法系,两造律师,为筛选陪审员,可谓费尽心机。为什么?同样的事实、证据和法理,在不同的“法官”手里,可能有不同的结果。明知是由日本极右派、安倍老友召集的仲裁庭会作出对我们不利的结果,我们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傻吗?如果我们从一开始就抱定“不接受、不承认、不执行”的态度,“不参与”便是必然的选项。“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就是不讲规则、不懂文化,就是流氓了吗?如果杨评的这一观点能够成立,他所追捧的贵族——美国早就是流氓了。1984年,尼加拉瓜到海牙国际法庭起诉美国侵犯其主权,海牙法庭先予裁决美国立刻停止在尼加拉瓜港口布雷等侵权行为。结果,美国人在媒体面前直接撕毁了裁决书,并在第二年干脆退出了诉讼。这难道就是有文化、讲规则?就是负责任的大国风范?

2、认为是美国控制了仲裁庭,这是我们的习惯性思维,因为我们的司法总是被干预,而且是可以被轻而易举地干预,对于西方政要而言,干预司法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既然怀疑,那证据呢?不能把想象当成事实。自2013年菲律宾提出仲裁到现在,几年时间过去了,我们庞大的情报系统为什么没有拿到一点美国在操弄仲裁的证据?只要拿出哪怕一个确凿有力的证据,这个仲裁庭就应该解散。

【顾氏评论】蒋杨在这里将国内事务与国际事务混为一谈,在国内不敢干预司法不等于在国际上不敢,当行为被赋予国家使命时,手段往往就可以不择了。干预有时只是一种心照不宣,处于无形之中。“索要证据”固然是律师的法律思维,但在复杂的国际政治斗争中,这也只是法匠的思维。美日菲沆瀣一气,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现在我们已经知道,成立了117年、裁了16个案件、执行率为零的常设仲裁法院(相当于我国仲裁委员会的秘书处,只为临时仲裁庭提供行政、秘书服务,其本身不裁案子),原来也只是由“三甲医院外包出去的莆田系”,是一个与联合国毫无关系、没有强制仲裁权、按小时收费的营利性民间机构而已。

3、如果认为法官有倾向性,可以把他的判例、著作甚至学术会议上的发言找出来,指出其带有倾向性,然后另行指定法官。

【顾氏评论】“法官”一定是依其学术主张判案吗?“法官”不应有立场,但不等于没有立场。发表学术主张,与实际断案是两回事。仲裁庭由5人组成,即使我们应诉,也只能选择1名仲裁员。菲律宾选1人,日本鬼子指定3人(其中1人还是主席),41,力量对比显而易见。蒋杨“律师”,“倾向性”是回避、“重新指定”的理由吗?

4、我们非常用力地强调仲裁是一张废纸,但如果真的是一张废纸,我们何必强调它是一张废纸呢?不理它就是了!但我们所做的一切,用最强烈的语言和行动表达对仲裁的轻视,恰恰说明我们非常非常地在意它!更重要的是,我们说它是一张废纸,这没有用,别人不是这样认为的,是可以用来大做文章的。

【顾氏评论】蒋杨,知道“默认”这个法律概念吗?你是要我们默认裁决结果吗?蒋杨口口声声说,南海裁决不是废纸,“四不”就是不讲规则、就是流氓,可是他们始终没有告诉我们,在中国加入海洋法公约时提出了保留条款、排除了仲裁管辖之后,仲裁庭的管辖依据在哪里;包括裁决书本身,只说有权管辖,没说为什么有权,这才真正是强盗逻辑,才是流氓行径。

5、在领土问题上,千万不要说“自古以来……”这样的话了,没有一块领土是自古以来就是哪个国家的,三百年前还没有美国,一千多年前西藏新疆这些地方都不是中国的,中华民国的时候中国地图是“秋海棠”,现在已经变成一只“鸡”了……

【顾氏评论】“自古以来……”当然是领土主张的理由之一,蒋杨,你也应知道“先占”这个法律概念吧。虽然,“先占”不是唯一的理由……。如果我们热爱这个国家,我们就会用“雄鸡”来描述我们的地图。用如此恶毒的语气来描述自己国家的地图,真不知蒋杨对自己的祖国有多大的仇恨。

6、当前我们在南海展示实力,是吓不走美国的,我们的差距还大着呢,不要被军演画面搞得热血沸腾;甚至是美国乐见的,美国必将用来制造舆论,指责中国信奉实力不讲规则,并以此进一步动员相关国家组成同盟。

【顾氏评论】美国不信奉实力?美国是讲规则的?它有承认、执行国际裁决的先例?当美国人在人家的内海埋雷时,它执行过裁决吗?杨评更是不相信我国有控制南海的实力,要求我国拿出有实力的具体证据,并不得以军事秘密为借口。而且,不要“让民间智囊破坏性地公布美国的专业数据”。瞧瞧,蒋杨站到哪个立场上去了?国际间,保守自己的秘密,刺探别人的秘密,岂不是“国安”工作的题中应有之义?况,实力也不仅仅是指拳头的大小,战略和战术、以及人脑本身,也能决定战争的胜负。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以小搏大、以弱胜强的例子,也并不鲜见。

7、不要人云亦云,很多事情只要动动脚趾头想想,就会发现不是他们说的那回事。

【顾氏评论】他们是指谁?你是谁?你不是他们中的一员吗?不会是身在汉营心在美(菲?日?)了吧。

8、好战必亡。大国崛起,依靠的是话语权,依靠的是占据道义制高点。我们要认真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为什么只能交一些酒肉朋友,而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盟友呢?而美国为什么能够拉帮结伙,而且步步为营、招招得手?

【顾氏评论】“不结盟”是我国固有的外交政策,对不对不去评说,这是一个历史事实。中国好战?有事实吗?有证据吗?在国际事务中,话语权来自实力,当然也来自道义,但主要是实力。而且,这种实力,是一种综合实力。我们自然知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道理,南海裁决出台后,公开支持者也不过是“小猫两三只”而已。真正支持的只有那些与南海有着利害关系,以及企图“重返亚太”的某些国家,不能成为指责中国“失道寡助”的理由。相反,这是老祖宗早就发明的“远交近攻”的外交谋略的例证。

总之,我们无论在内政还是外交上,做事不专业,没有规则意识,只会运动式、口号式地做事,这个老毛病始终改不了,误国误民。

【顾氏评论】总之,无论是管辖权的强制性、仲裁庭的组成方式,还是某些非当事国的干预、实体裁决的公正性,都是作为当事国的中国有权提出的合理质疑。而这些质疑也都是我国对此仲裁“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的心理支撑。如果你硬要说此项仲裁不“涉及海洋划界、领土争端、军事活动等争端”,那也只是自欺欺人而已,你裁你的我做我的罢了。“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治国理政,各有看法,不足为怪。但当大敌当前时,我们应同仇敌忾!

 

 

附1:杨永律师,南海仲裁找着北,西方法治竟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