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顾氏言论 > 刑法学 > 详细信息  
顾壹心:驳王奕佳之流
来源:壹心律师官方网站  时间:2017-03-31  阅读次数:695

   

顾壹心

 

现在有人在挖掘苏氏母子的案外材料,然而这些案外材料其实与本案的处理毫无关系,无非是要把法官往沟里带而已。但是,有叫王奕佳者,抛文《揭秘:辱母杀人案,媒体没有公布的几个细节》(下称《揭秘》)。貌似公允地说,至于说于欢的母亲及亲属在之后因为涉嫌伪造公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几千万被公安机关查处。死者交通事故撞死少女逃逸,债主被作为涉黑查处都是本案之外的事情了。债者涉黑,对本案的处理理应有所影响的,故两者并非半斤八两。

就事论事,本案要研究的是防卫否?正当否?过当否?仅此而已。苏银霞即便是个已被定罪的在押犯,难道男狱友可向其露出阳器?看守接报后可仅仅到场闪察?当然不能!

《揭秘》堪称警方自辩书,毫无客观性可言。其一,本案防卫的紧迫性,取决于警方在客观上对现场是否有控制力,于欢能在现场致死人命本身反证警方对现场并无控制力,从而证明有防卫的紧迫性

其二,阳器蹭不蹭脸很重要吗?什么人能在包括女性在内的众人面前特意露出阳器?此人此时此地露出阳器想干什么?防卫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防止更大损害的发生吗?如果防卫发生在损害结果已经发生之后,那就是报仇而不是防卫了。况且,谁说蹭脸就是强奸,而露阳仅是猥亵?露阳和蹭脸在本质上完全一样,都是在猥亵妇女。

其三,作者在否定于欢行为之正当性时,称催债者断不会舍弃自己的健康权益而追求经济利益,真的吗?作者为自证谬论而不惜违背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常理了。其四,作者在否定于欢行为之适时性时,称致死行为发生在打架中而非威胁时,在112的情况下,打架难道不是对苏氏母子最大的威胁吗?

其四,警方接报到达绑架现场时,第一反映应该是什么呢?将被绑者带离现场,而不应论绑架双方之是非。警方违背常理的处警方式,是本案发生的根本原因。事实胜于雄辩,警方在本案中责难逃。

最后,因果关系也很重要。但谈论因果关系似乎太具体太技术化了,不如该案折射出的社会意义及正当防卫更吸引人的眼球,更有理论意义。但如若为该案之辩护律师,因果关系便显得格外重要,正如正当防卫格外重要一样。本案的辩护律师确实不够得力,从防卫过当的立场出发,本身就是技术性错误。自然应当是无罪辩护,因果关系和正当防卫,由因果关系论证被告人不应对死亡承担责任,由正当防卫论证被告人不应对伤害承担刑责。

 

刑法遵循的是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只有在于欢的主观上没有防卫的紧迫性,并在客观上也没有防卫的紧迫性时,才能确认没有防卫的紧迫性,才能否定防卫的存在。而法官认为没有防卫的紧迫性的主要理由是说警方到过现场,并且还在场外调查。然当警方离开时,除非警方声明绑架现场不会离开警方的控制,否则于欢在主观上不可能产生没有防卫的紧迫性心理依托。在绑架现场112的情况下,处于弱势地位的于欢能在争斗中致人于重伤(在理论上,明显处于强势的催债者更易于致苏氏母子于死地),而未见警方到场阻止,足见绑架现场在客观上也不在警方的控制之下,即在客观上也没有防卫的紧迫性。既如此,法官有关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的说法便不能成立。

法官不仅要做法匠,更要做法家。时代呼唤大师。

 

 

附,揭秘:辱母杀人案媒体没有公布的几个细节

2017-03-26 王奕佳 小警之家

 

今天微信上最热的话题,莫过于山东聊城的辱母杀人案,于欢被判无期。甚至小警君的老婆也问了我一夜的问题,为了解答她的疑惑,我昨晚看过判决书全文后,想了一夜,小警君决定今天写出来。

报道中反复强调该案是辱骂、抽耳光、鞋子捂嘴,露下体……11名催债人长达一小时对自己及母亲的凌辱之后,山东聊城市22岁的于欢摸出一把水果刀乱刺,致13。因此警方是不作为判决系恶法,等等。

在新闻报道和法院判决书之间,小警君更愿意选择相信法院的判决书。为什么?因为判决书是经过法庭双方质证后认定的事实,要经得起推敲和上诉。

当我们连最起码的事实都不了解的时候,凭什么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去谴责法官、警察和法律?好像不骂一下警察和法官就不爱母亲了!

我们平时都很羡慕某些先进国家的法制社会。崇尚法治,反对人治。认为规则比什么都重要。但是这个案件恰恰反应出我们很多人骨子里却是彻彻底底的人治主义者。本案量刑在法理上完全没有问题,而很多人更愿意从感情的角度来考虑问题。看看美国的辛普森杀妻案,即使他有千百种杀妻的理由和动机,只要法庭上不认可,说什么都没有用。

所以说尊重法院的一审判决,有本事放在二审法庭上去辩驳,这才是法制社会倡导的,以下几点,是报道没有详细说明的几个关键点:

 

关键点一:警察是否抛下一句话就离开现场,才导致于欢绝望杀人?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于欢在法庭确认的证言中是这样陈述的:派出所的人劝说别打架,之后就到外边[外边就是近边吗?如在近边,何以死者自驾就医,警方还不救助呢?——顾注]了解情况了也就是说于欢是明知派出所还在现场了解情况的。至于于欢用刀伤人的动机,他也说的很详细。是催债者要于欢坐到沙发上,于欢说自己不配合。之后催债者殴打于欢,于欢用桌子上的刀捅伤对方。

从该厂员工马金栋的证人笔录中也可以得知。在报案后派出所民警在短时间内就到达现场,之后就站在门口和马金栋于秀荣了解情况。同样不是媒体所说的离开。而且员工马金栋还提到,母亲苏银霞和他儿子于欢在警察来到之前是和讨债的人相互推搡起来而非报道中所提,在长达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任人凌辱。[不允许受害人抗争吗?——顾注]

甚至苏银霞叫来的张立平也证实当时:苏总和对方互骂

杀人者[不是伤害致死吗,哪来的杀人者?——顾注]于欢的母亲苏银霞本人也在笔录中说到,在苏银霞向民警说明对方打人后,民警只是站在门厅外边问怎么回事[关键是于欢伤人时,警方在现场吗?如在,失职;如不在,不作为也。——顾注]也就是说民警来到现场后进入的是现场调查程序,并不是直接离开。而且这句话中还说明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苏银霞和于欢一样,也是明显知道民警站在门口调查证人并未离开的。这就是不存在媒体报道所说,警察坐视不管离开现场,于欢出于绝望,而刺死别人的动机。

证人张博也证实,警察来到现场后:女老板和他儿子说对方打了他们。讨债的杜志浩(死者)等人则否认。民警交代讨债一方:你们要债行,但是不能动手打人。实上,民警交代完这句话之后,就站在门口和工厂员工了解是否有打人的情况。[在绑架案中,一定打人了,警方才管吗?——顾注]

 

关键点二:被杀者有没有把生殖器往其母亲脸上蹭

很遗憾,无论是在判决书的笔录中还是在媒体报道的这篇文章中我也没有找到有关被杀者用生殖器往其母亲脸上蹭的表述。不知道这个信息的来源哪里。相反文章中暴露出不少与事实相矛盾的地方。

1、苏银霞和儿子于欢被限制在公司财务室,由四五个人看守,不允许出门。从字面意思理解,催债人员一到现场就开始限制母子的人身自由。

事实上,媒体报道引用的这个员工于秀荣在法庭上的证词中陈述该母子除了被催债人员跟着之外行动是自由的,甚至还在伙房里待了一个多小时。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发生在9点半到1010分之间的这段时间内。[绑架的本质是以暴力控制人,从而达到某种目的苏氏母子已被死者等11人以暴力控制于某空间(而不论这个空间的大小),虽然这个空间位于苏氏厂内,也完全符合被绑架的特征。关键还在于,警方到达现场时是否可以确定苏氏母子被绑架?面对绑架,警方的第一要务是解救人质,而非明辨是非。——顾注]

2、根据于欢供述,催债人员脱裤子露出下体后,被员工马金栋及时劝阻了并没有提到生殖器蹭脸KJ的事情。

3、文章中第3个疑点,员工于秀荣在报道中所述催债人员在母子面前放黄色录像的情节,我在判决书所载所有的证人证言,甚至母子的证言中都没有找到。我只看到于秀荣在笔录中陈述自己在宿舍中待了两个小时左右,听到办公楼那边乱哄哄的,才和对象一起赶过去。这个放黄色录像的情节是否是他亲眼所见就不得而知了。员工刘付昌也证实,母子二人在伙房吃饭的时间是晚上8点多。两个多小时后,也就是案发的十点。

关键点三:于欢刺人是否是正当防卫

正当防卫首先必须符合两个要件,正当性和时间性。

正当性是指行为正当。一是防卫所保护的利益是正当的,不是非法的,因为犯罪利益肯定不在法律保护范围内。二是方式正当,不能超过合理限度。

本案中催债人实施的不法侵害目的是为要债,采取的手段方式也是限制被告人及其母亲的人身自由,贬损被告人及其母亲的人格尊严,催债者断不会舍弃自己的健康权益而追求经济利益,而于欢直接采取了有可能伤及被害人生命权的方式处置问题,显然不是必须。

第二方面,被害人一方虽人多势众,然而警方当时已经达到现场,虽暂时离开第一现场,但只是在屋外调查,并未远离[连死人的事都没有惊动警方,怎可断言没有远离?——顾注],其时,当时双方的力量对比并未达到完全失衡情形[112还没有失衡,怎样才算失衡?——顾注],于欢直接持刀攻击实属非必须。

第二时间性:简单说就是于欢在刺死对方的行为发生在和对方的肢体冲突中。简单的说就是打架中。而不是自己在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刺死对方。而是对催债方的行为出于愤怒后刺死对方。

举个例子:

一个顾客到一家黑饭店吃饭,结果因为结算问题和老板发生冲突。老板和店里的员工对顾客进行羞辱,并不让其离开。其他食客报警后,警察到达现场。交代双方不要打架后,叫了报警的食客到门口了解情况。就在门口了解的过程中,顾客和店老板发生冲突并用刀将老板砍死了。谁的责任大一些?[警察是来解决饭费纠纷的还是来解救人质的?面对不同的情形应有不同的解决方式,两者无可比性。——顾注]

至于说于欢的母亲及亲属在之后因为涉嫌伪造公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几千万被公安机关查处。死者交通事故撞死少女逃逸,债主被作为涉黑查处都是本案之外的事情了。就事论事,于欢都是故意伤害致死。起因对方是高利贷且方式不当属于对方有明显过错。故杀人也没有常理讲的偿命,降为无期徒刑。

最后,说一点本案之外的题外话。当今社会是自媒体的时代,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到社会公共事件的讨论当中,但每个人不同的教育水平,不同的逻辑思维方式,不同的信息掌握范围,都会对事件产生不同的看法。小警君认为,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在信息掌握不全面的情况下,为发泄情绪而大发议论,尤其是对法律事件肆意评论,在我国现有国情下,不仅是案件受害者的伤害,更是对我国法治社会进程的伤害。

喊得响不代表就是正义的,嫉恶如仇的情绪绝不能替代法律,盲目的评价绝不能代表民意,连判决书都没看就敲出的抨击绝不能代表正义。当然,小警君也和大家一样谴责当子辱母的禽兽永世不得轮回。

真正牛逼的律师向来是在法庭上获取胜利,而不是裹挟舆论,误导舆论抨击警察不作为、抨击判决徇私枉法。[警方不作为、为不当是肯定的,是否“警匪一家”不肯定;但没有人认为法官徇私枉法,只是认为判决失当而已。我们当然要尊重法院的判决,但尊重不等于不可以公评。——顾注]

 

 

 

 

[关闭窗口]
上一篇: “性贿赂”能否入罪再起热议
相关新闻连接:
   顾壹心:驳王奕佳之流
   “性贿赂”能否入罪再起热议
   欠条不是抢劫罪的客体
   序:写在《无罪辩护案例选》付梓之前
   两罪不能同侦、 同真
 
    首 页 | 关于本站 | 隐私条款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    您是第 位访问者  
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朝阳东路22-2号(海晟新寓八楼,总部)、连云区阳光国际大厦B座1107室(连云分所)、东海县牛山镇利民东路6号(东海分所)
邮编:222006 电话:0518-85625555(总部)、82233238(连云分所)、87802808(东海分所)
传真:0518-85621148 E-mail:gyx@tianwan.com   苏ICP备06034759号